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祈祷风暴降临
来源:月食奖征文 | 作者:光线的海洋 | 发布时间: 2020-05-29 | 2020 次浏览 | 分享到:
祈祷风暴降临概述:

遥远的冰雪行星即将发生惊天动地的大风暴,雪地营救专家张灏阳不远万里奔赴此地,试图营救当年不告而别的心仪女子。但阔别七年的常非池并不想离开,而是祈祷风暴尽快来临。她告诉了张灏阳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想要留下来和死去的父亲进行最后的告别。张灏阳只能好言相劝但没有效果,常非池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如愿以偿,但最后却又起波折。

  
  外面风暴越来越近,飞雪和狂风扑面而来。常非池愤然甩开了张灏阳的手,失控地喊道“我怎么可能抛下他?我怎么能够想象,让他一个人茫然地走在风雪中?整个星球只剩下他一个人,那该是怎样的孤独?我已经因为任性失去了他一次,怎么还可能放弃再见的机会?灏阳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祈祷风暴尽快来临,今天才终于等到了,我必须去和他相会啊!”
  
  六、返场曲:告别
  
  张灏阳咬了咬牙,再次拉住了常非池的手。他说:“我一直爱一个女人,她有惊人的美丽、优雅的气质、强大的内在,也不缺细致体贴的心和温柔的气息。但奇怪的是,同时她也无比任性和顽固,有时候甚至蛮不讲理,真是矛盾!然而这些矛盾的地方却更让我无法自拔。我曾经以为已经走近了她的身边,她却可能根本都没有正眼看过我。她只是任意而为,由着自己的心情把她自己带到任何地方。可是我就是放不下!经历多少曲折后我知道了她的行踪,终于找到了她,但是她陷在一种奇怪的迷乱状态,我不知是不是恋父情节,还是单纯地宁愿自我毁灭,我该怎么做才对?反正我没法说服她,因为她就像她的名字,并非池中之物啊!我是不是应该把她强行带出去再说?还是就陪她在这里一起走向毁灭?”
  
  常非池一直在摇头,她说:“你休想勉强我!除了我母亲没有人能强迫我!让我来告诉你,我父亲和母亲的区别吧!我的母亲严格、愤怒、原则,对我从来不妥协,她按部就班不容置疑地造就了后来的常非池研究员;而父亲呢?他宽容、溺爱、放纵我,甚至会在母亲训斥我后会代表父母向我道歉,可以说是他造就我的颓废、懒惰、任性,不讲道理和不讲规则。两样矛盾的东西集中在我的身上,使我如此不完美。可是你知道吗?”她说话的时候脸上泛起苦笑,张灏阳却发现那苦笑中浮现着幸福:“母亲给了我成功的人生,父亲让我充满惰性和任性,但是这些世人公认为负能量的东西,却是我生命中的阳光,让我感到自己的人生还有幸福可言!”
  
  常非池嚎啕大哭起来,她哽咽着说:“我也知道那个人喜欢我,现在的我也不是不接受他,但是没有走出这里的事,我没办法开始新的人生啊……”说完,常非池再次甩开张灏阳转身冲向了漫天风雪。
  
  张灏阳急怒攻心,连忙跟上。他看见天空之上,遮天蔽日的黑云间舞动着明亮而扭曲的幻像,开始明白这里强烈的电磁记录现象,但他还是不能接受意识实体化的说法。他看见风暴的前锋已经离这里很近,耳边也开始清晰地听见怪异的咆哮,而常非池就向那风暴前锋直奔了过去。张灏阳决定与常非池同生共死,咬牙继续追了过去。可是常非池体能惊人,转眼已经跑远。
  
  张灏阳的耳边都是呼啸的风声,里面夹杂着一些不明所以的尖叫,大片的雪花打在脸上冰冷刺骨。他看见前方出现越来越多的幻影,气旋从地上冲向高空,四周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几乎就要失去常非池的踪影。在焦急的时刻,张灏阳依稀听见她惊喜的声音:“爸爸,是你吗?”他马上向声音出现的方向狂奔,终于又看见了她的身影。张灏阳定睛向前看去,惊讶地看见在一团熹微的光中,常成正向常非池奔去!
  
  张灏阳觉得自己的头脑此刻清醒无比,他想到这可能是不知从何而来的外星生物或幻像,正在威胁常非池的安全,于是加紧奔了过去,想挡在常非池的身前,可是他发现来不及了,常非池已经上前紧紧拥抱了那个“父亲”。这个常成与真人似乎没有什么差别,七年的时光也没有留下印记,只是周身都闪耀着一些细微的光芒。他此刻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微笑深深地看着常非池。
  
  常非池流着泪不停地说着什么,常成也在低声抚慰女儿,张灏阳已经奔到了相拥的两个人身边,却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失踪多时的胡刚从远处摇摇晃晃地冲了过来,他边跑边喊:“快躲开他!他不是特殊地理环境的产物!他是个怪物啊!”张灏阳浑身巨震,不可置信地望着常城,就连常飞池也抬头疑惑地看着“爸爸”。胡刚跑到近前停了下来弯下腰,他一直喘着气,好不容易才断断续续挤出几句话:“霁雪岩是有记录现象,但本身并不能将意念实体化。我详细勘察了这座山,发现这座山下深埋着一台远古就被人为放置在山体里的复制机器,这位常伯父就是这台机器的造物,是外星机器将常城的意识实体化了,也就是说,我们眼前这位是个生化机器人!”又喘了几口气他才接着说道:“似乎这部机器因年代久远已经不能持续工作,只能在感到剧烈震动时才能启动。也可能埋放机器的神级异星人早已洞察了这个星球的周期性大风暴,为了防止本地物种灭绝才让机器适时启动保存生命的吧!而这位生化机器人应该也只有在复制机器启动时才能自由活动。”说完胡刚就栽倒在地。
  
  张灏阳魂飞天外,连忙想拉开常非池,但常非池只是迟疑了片刻却又抱紧了常城,常城望向张灏阳,目光炯炯:“不管怎样,我首先是常非池的爸爸。我只会一直希望她快乐。”
  
  暴风雪已经近在咫尺,眼看就要将他们合围了,这时常成推开了常非池,指了指张灏阳,用坚决的声音说:“丫头,这次真的告别了!每次见到我都是惊心动魄,别再让我担心了!灏阳真的爱你,赶快跟他走吧!这里的世界也很精彩,我不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