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祈祷风暴降临
来源:月食奖征文 | 作者:光线的海洋 | 发布时间: 2020-05-29 | 2025 次浏览 | 分享到:
祈祷风暴降临概述:

遥远的冰雪行星即将发生惊天动地的大风暴,雪地营救专家张灏阳不远万里奔赴此地,试图营救当年不告而别的心仪女子。但阔别七年的常非池并不想离开,而是祈祷风暴尽快来临。她告诉了张灏阳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想要留下来和死去的父亲进行最后的告别。张灏阳只能好言相劝但没有效果,常非池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如愿以偿,但最后却又起波折。

  
  虽然振作了起来,可是我的体力一会儿就不支了。父亲却好像没什么影响,稳步地向前走着,他看见我不行了,就上前背起我,继续向山下走去,我放心地闭上眼,安心地昏睡过去,连声音好像都不再传入我的耳朵。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暴风雪才停了下来,父亲背着我一路走到了山下。这时已经云开雾散了,山下的营地映入了眼帘,幻像完全消失,父亲才把我放了下来。此刻风也轻柔了下来,吹过恢复了正常的雪峰,发出轻柔的呼哨声,再也听不见有何怪异的的声音了。
  
  我又悄悄观察了父亲的正面,基本毫无破绽,我已经准备接受他就是父亲的现实,然后找借口说服自己前面的坠崖只是幻觉,本来我就觉得那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故不太真实!可是他并没有跟着我继续下山,而是表情复杂地说:“丫头,我不能再跟着你走了,以后的路你只能自己走了。”
  
  我惊愕地望着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其实脑中还是一片空白。他念念不舍地看着我,说:“丫头,我还是爸爸,但又不一样了,从此我不能离开这里了。你一定要坚强起来,赶快回地球好好生活啊!再见了!”我听见自己空洞地笑了:“爸爸,我不管你现在变成了什么,妖怪也好,丧尸也好,我还是认你啊?不要离开我好不好?离开你我没办法生活的啊!你走不了没关系,我就在这里住下来不就好了?!”
  
  爸爸缓缓缓缓地摇头:“傻丫头,都这么大了,还是这么傻!好些年前我就和你说过,你长大了,不可能一直靠着爸爸妈妈生活,你终归会找到自己的伴侣、自己独立生活的啊!这次我真的不能陪你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什么,还能坚持多久,再见了,再见了!亲爱的丫头!”说着他没有给我机会,飞速地转身奔向了身后的雪山……
  
  我哭着下了山,度假村里一片狼藉,幸存的人像看着怪物一样地盯着我,后来我才知道,同一时间40多名登山者只有我一个幸存者。
  
  五、第四乐章:高潮
  
  第四乐章行将结束,去往最后的高潮。速度极快的弦乐潮水变成沉重的齐奏,坚定而又庄重,反复的锤击加入这齐奏让音乐达到辉煌,最后在喧嚣中结束。房子里并没有因此沉寂下来,他们耳中旋即充斥着不远处那风暴的狂吼。
  
  张灏阳脑中回旋着常非池的离奇故事,但没有轻易下结论。他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古董指针机械钟,心里明白不管常非池的这个离奇故事是不是真的,时间都已经不多了。他尽可能冷静地说:“那场风暴的主要成因确实是行星到达近日点时产生的气候异常。但是你并不知道即将到来的风暴成因,这次的风暴是因为里侧第三行星运行的位置马上和雪霁星形成轨道共振,从而产生更为剧烈的气候变化。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与到达近日点一样,这也是上百个地球年才会出现的天文现象,我们在这几年就全撞上了!而这一次不光是暴风雪,还可能会出现地震和火山爆发等剧烈地质变化,因为我们是首次遭遇、还不能知道会恶劣到什么程度,所以人员必须全部撤出。我估计,此刻的星球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他顿了顿,马上又接着说道:“所以,无论如何必须离开这里了,再说一遍我的救援飞艇就在门外,我们马上出发吧!”
  
  常非池站了以来,眼中流露出决绝的神色:“灏阳,我知道你并不相信,你当然会觉得这是我的冰雪幻觉,其实是我自己走了出来,出于强烈的愧疚和思念幻化出父亲并圆成了一个故事。确实,事后我又去那山里转了很多次也没再看见爸爸,可是我告诉你,后来我去找了地质研究所的胡刚,他经过仔细研究给出了一个科学的解释:他说这个星系中巨大的恒星时刻都在形成强烈的恒星风,日夜轰击着雪霁星球厚重的大气层,这从经常出现的壮观极光就可以知道的,所以空气中充斥着大量的电荷。而最靠近天空的这座山脉,其冰雪表层下沉积着一种奇特的重金属化合物微尘,能在电荷影响下实现一种记录复制功能,类似于立体复印机。这种功能在恒星风引起的风暴最强烈时会达到最强,所以在风暴出现时会重放星球的历史影像。父亲坠崖后残存着强烈要救我的执念,这种爆发到最强的脑电波,启动了这个特殊环境下的最强复制功能,立体复印机转化成三维打印机,将承载着强烈脑电波活动的意识给实体化了,从而产生了一个外观和意识完全一样的父亲。但他是这里特殊环境的产物,我们估计他无法离开这座山的范围,甚至只能在风暴中出现。所以我问胡刚是不是风暴一停父亲就会消失?他说不会,意识实体化后就像录好的磁带,只要还存在于这个环境就不会消逝。就像磁带放在录音机里,只要录音机是好的,就能重放。只是这个录音机只有在暴风雪的时候才能重放,也就是说只有在暴风雪中我才能看见爸爸。”
  
  “当时父亲让我赶快回地球不要挂念他了,可是我怎么可能这样做?我要等着他再次出现,和他郑重道别,告诉他我的愧疚和思念。胡刚说过要过来和我一起来看奇迹的,但估计已经被强制带走了。现在,就是这个时候,我要一个人出去找爸爸,完成这场告别!灏阳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我不想你成为我的心理负担。” 说着常非池一跃而起,向门外冲去。
  
  张灏阳大惊失色,他一把拉住了常非池,对她说:“任性的姑娘,看着我听我说!我真的相信这些理论,相信你父亲在暴风雪中重组并救了你,但是脑电波消散了怎么可能再聚合?!暴风雪停止后一定会消失的啊!胡刚怎么能这么说?他是在讨好你吧?临别时那是父亲为了最后安慰你而说的话,你应该理解父亲的苦心,他只是要你好好活下去、好好去生活啊!但是他不会再出现了!马上就没有时间了,赶快和我一起上救援艇吧!”说着他把常非池拉出屋外向救援飞船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