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祈祷风暴降临
来源:月食奖征文 | 作者:光线的海洋 | 发布时间: 2020-05-29 | 2021 次浏览 | 分享到:
祈祷风暴降临概述:

遥远的冰雪行星即将发生惊天动地的大风暴,雪地营救专家张灏阳不远万里奔赴此地,试图营救当年不告而别的心仪女子。但阔别七年的常非池并不想离开,而是祈祷风暴尽快来临。她告诉了张灏阳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想要留下来和死去的父亲进行最后的告别。张灏阳只能好言相劝但没有效果,常非池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如愿以偿,但最后却又起波折。

  
  如果不是七年前的那场风暴,这里的一切是那么完美!可是宇宙之中的事,不如人意者十有八九。
  
  那本是个普通的行星夏季。正是最好的季节,足有多达上千之数的旅游者在“晴雪山庄”享受假期,其中有40多名登山者正在霁雪岩半山腰努力向上攀登……没想到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突然席卷了这里。风暴仿佛是在天空生成,顺着最高的山顶倾泻而下,瞬间吞没了所有登山者,然后掩埋了大部分度假村,总共造成了600余人的伤亡。
  
  行星管理委员会立即关闭了度假村,展开抢险,并决定在查清事故真相前不予开放,于是喧嚣一时的“晴雪山庄”立刻冷清了下来。除了研究事故的联合调查组,这里只留下了几位具有资深滑雪经验的观测员,其他所有人都撤离了这个伤心之地。
  
  张灏阳明白,常非池已经知道了七年前为什么会发生那场事故,但他确信常非池并不知道即将到来的这场暴风雪成因。虽然眼下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怎么躲开这场暴风雪,但此刻他最感慨的竟然是:常非池,我找了你七年,你竟然躲到这里当了观测员!这究竟是为什么!
  
  三、第三乐章:往昔
  
  那也是七年前,同在地球上一个极地研究所工作的张灏阳和常非池是同事,他们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同班同学。那时的常非池艳光四射,闪耀得几乎让周边的年轻男同事睁不开眼睛。在她的身上同时具备着一些相互矛盾的气质,时而坚毅时而慵懒,时而锋芒毕露又时而娇羞可人,多变的气质更让男人们癫狂。常非池和张灏阳走得很近,也知道张灏阳喜欢自己,但她始终没有明确的表态。在张灏阳陷得最深的时候,忍不住向常非池表白了心迹,可是常非池却只说自己会认真考虑,请他给她一点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张灏阳每夜都难以入眠,但不久后常非池却突然失踪了。抓狂的张灏阳怎么也联系不上她,研究所主任说她已经辞职,听说她家出现了一些变故。于是他马上去找常非池的父亲常成,才发现常成也失踪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的行踪。
  
  张灏阳始终没有再去追求别的女人,他无法忘怀那个任性而又娇俏的身影。孤单好几年后,他偶然看到了一个雪霁星球突发事故的报告,发现事故后驻留的观测员志愿者名单中出现了那个刻骨铭心的名字,点开资料后发现竟然真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人,于是他想尽办法要去往那里,却被告知那里已经被划为禁区,禁止任何人出入。
  
  无计可施3个月后,事情出现了转机。驻在雪霁星当地的研究小组推断,一场比当年更严重的风暴即将来临,而这场风暴的强度将是所有地球人类所不能抗拒的,所以唯有撤出所有人员。问题是有少数科学家和观察者并不认同这一结果,他们不想离开雪霁星,所以无计可施的研究组长申请地球增派人手,在必要的时候强制将所有人员撤出。
  
  就这样,资深冰雪专家、极地救援专家张灏阳才有机会来到这里,见到了梦中的那个人。
  
  交响乐即将进入第三乐章,奔腾的旋律开始舒缓下来,开始了婉转的起伏。常非池迷离的眼光瞟向窗外,那风雪弥漫呼啸肆虐的地方,曾是一座座雪峰。看了好一会她才回过头朝向张灏阳:“七年了,灏阳,你变了好多!我想你一定有太多的困惑,我现在就来给你解答吧。”张灏阳避开她灼灼的目光,也看了一眼窗外:“非池,我们大约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了,不如你先和我离开这里,我们到飞艇上再说?我的救援飞艇就在外面,这艘小艇可以很快把我们带到最近的安全地带。”说着他想上前拉着常非池的手走出去。
  
  可是常非池并没有起身,她推开了张灏阳的手,说道:“半个小时就足够说明白了。而且,我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还没完成,你听完故事后马上自己离开吧!”张灏阳目瞪口呆,他深知常非池率性而为的性格,楞了一会才说:“好吧,你先讲,大不了我陪你在这里一起看雪景吧!”
  
  常非池却没有马上讲故事,而是说:“灏阳,我下面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太离奇,但请你这次一定要相信我!否则我就不说了,你就把我当成一个无可救药的神经病,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吧!”张灏阳莫名心痛:原来你还是不明白我的心啊!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喃喃地说:“我一直都相信你,你应该知道的……” 常非池的眼睛再次瞟向远方那本应该看得见秀丽雪峰的所在,眼前又浮现出那年的情景。
  
  四、阴影与回旋:回忆
  
  七年前母亲患癌症去世了,我的心中无论如何无法释怀。一是对世界的无力感,为什么人类都已经开始征服宇宙了,却还没有完全征服癌症?竟然还会有致人死命的癌症没有攻克,还被自己的至亲遇上了!二是对自己的无力感,自己一直都对妈妈的严厉难以释怀,但在看到最后被折磨得形销骨立的妈妈深情地看着自己说对不起,竟然难过得无法面对……所以在妈妈最终去世后我无法接受现实,只能逃避。
  
  如何逃避?我想了半天,决定到不算热门的滑雪胜地雪霁星球去登山。相对而言这里人不多,这清净正是我需要的。但是虽然我需要静静,却是一定要带上从小对我百依百顺的爸爸的。他还是与往常一样,很轻易就答应了我,他就是这样没有原则的一个人啊!当然我也听说他对别的事别的人并没有那么好说话,但是对我,他的原则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