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祈祷风暴降临
来源:月食奖征文 | 作者:光线的海洋 | 发布时间: 2020-05-29 | 2024 次浏览 | 分享到:
祈祷风暴降临概述:

遥远的冰雪行星即将发生惊天动地的大风暴,雪地营救专家张灏阳不远万里奔赴此地,试图营救当年不告而别的心仪女子。但阔别七年的常非池并不想离开,而是祈祷风暴尽快来临。她告诉了张灏阳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想要留下来和死去的父亲进行最后的告别。张灏阳只能好言相劝但没有效果,常非池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如愿以偿,但最后却又起波折。

  
  在旅途中爸爸委婉地对我说,这个滑雪地开发不久,会不会有什么隐含的问题谁也不清楚,前期开发人员报告过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要么我们不登山了改为滑雪吧?我告诉他人类登陆这颗星球已经十多年了,也没有遇到过什么暴风雪,能有什么问题?而且这座霁雪岩虽然远远高过珠峰,但坡度却没有那么陡峭,能有什么问题?再说女儿是专业级登山运动员,万一遇到什么我会救你的!听到这里,身为“文弱”作家的爸爸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唉,当时大家都不知道,这颗行星运行的轨道是一个不明显的椭圆形,而每当运行近100个地球年后会到达近日点附近,那里是一个量变产生质变的汇聚点,行星在受恒星强大引力的影响下会发生剧烈气候变化。而我这个点儿背的人就在那一刻带着爸爸攀登在半山腰上!
  
  那时我们已经可以俯瞰四周连绵的低矮雪山了,太阳映在群山之巅银光闪闪,那风景令我终生难忘!惬意地把双眼交给晴朗的天空,远方连绵雪峰的秀丽轮廓历历在目,静静散发微光,勾勒出线条复杂的银线,我们仿佛置身天堂之上。
  
  然而好景不长。噩梦紧随好梦来。
  
  只是一瞬之间,天空已经变脸。随后的风景就是令人感到可怕的了:群峰间刮起了狂风,裹挟着一些雪和不知是什么的其他物质旋转上升,最后甚至遮天蔽日,连太阳的颜色被映成了红褐色。在我们的周围,地上的雪和雪下面的一些褐色物质也被掀起,与那些正从天空倾泻而下的巨大雪花混成一片,能见度急剧下降。我们被一些小型龙卷风一般的气旋包围,我陷入了恐慌之中,好像自己不是一个专业登山运动员,而只是一个胆怯的小女生。
  
  那是因为爸爸在身边啊!遇到危险时,我的本能就是安心投入到他温暖的怀抱。爸爸当然也知道,所以我看着离我三十米不到的爸爸向我冲了过来,我估计他试图拉住我的手往山下跑,可是转眼间一股气旋绽放在他脚边,他一个趔趄就失去了平衡,翻滚着向坡下滑去,我甚至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眼睁睁看着他滑到崖边,从山上跌了下去。因为我们只在半山,而且坡度不算陡峭,所以我们并没有栓上安全绳,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耳中只听到他喊道:“赶快找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我拼命奔到崖边焦急地往下看去,那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已经成了一个下坠的小黑点,这时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自己永远的避风港竟然就这样失去了!我的心就随着爸爸一直下坠,下坠……
  
  这时情况已经很糟,似乎所有山峰上的积雪和灰尘都被卷上半空,肆虐在天上,然后盘旋而下,砸向地面的一切。身边的狂风呼啸而过,耳边好像有一万个妖怪在尖啸。天空渐渐被黑暗填满,可是这时,如同在轻盈舞蹈着的极光却出现了,靓丽飘忽,显得那么不合时宜。因为我们都知道,极光通常都不会在暴风雪时出现。
  
  不对,那不是极光。
  
  那是从狂暴冰原上升起的幻像,就像放大、拉长的彩色三维投影,被狂风一片片地卷上天空,在天空上妖娆。那些形象绝非是地球上的产物,而是我从未见过的东西,有长着奇怪犄角的四眼巨兽,有四个翅膀、拖着长长尾羽的大鸟,也有一些类似蜥蜴却有八条腿的爬行动物……这让我意识到幻觉不是来自我的大脑,而是来自环境本身,这应该是这颗星球上远古生物的再现。
  
  幻像越演越烈,幻听也开始出现。呼啸的风声中夹杂着奇特的鸟鸣兽吼,四周景物越来越不真实。真的想跟随爸爸离开这世界,可是我又怎么能不听从他最后的要求?我活着就相当于他的一部分还存在啊!于是我开始自救,立刻快速向山下奔去,在快要分不清现实还是幻境的危险时刻终于发现了一个小山洞,就连忙躲了进去,准备等风雪过后再下山。闭上眼睛,我再也看不见幻像,但诡异的叫声却依然声声入耳。我痛苦地捂着耳朵蹲在小小的山洞里,甚至来不及悲伤。可是渐渐,那个洞口被慢慢掩埋,我意识到自己可能走不出去了。
  
  洞口被掩埋后呼吸也困难起来,在生与死的边缘,我脑中竟然很平静。死了也是应该的吧?最牵挂我的人都死了,那个最爱我的人竟然还是被我直接害死的,我有什么意思活在这世上,不如就死在这异星的雪中吧!想到这里我准备放弃了,根本没有去挖开积雪的打算。
  
  就在这时,封住洞口的雪突然被什么挖开了,一只手伸了进来。接着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丫头,振作起来!我来带你出去!”我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见那张熟悉的脸,不由自主地握住那双依然温暖的手,根本没有去想这是幻境还是真实,就被拉出洞外。
  
  外面风雪依旧,幻像漫天,可是我的心中欣喜无比:父亲竟然没有遇难?这太好了!我一定要和他回到地球,好好地孝顺他,直到要失去的时候我才明白我有多依赖他,平时的被宠溺成了习惯都已经被我无视了,我真是一个混蛋!
  
  其实那一瞬我也不是全无疑惑。我亲眼看见父亲跌下万丈悬崖,怎么可能这么快爬上来救我?一贯体力不如我的父亲怎么可能在风雪中健步如飞?眼前这个人如果不是父亲,那会是什么?我死死地盯着他宽阔的背和后脑,那特征都表明这就是不折不扣的父亲,于是我决定走出去后再去问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