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异星苦肉计》
来源: | 作者:LISHUAI | 发布时间: 2020-02-21 | 2629 次浏览 | 分享到:
《异星苦肉计》作者:LISHUAI
  五个小时。我们的第一个外星乘客,已经迟到了五个小时。
  
  如果换算成当地单位,这五个小时,是先后生长两个“馒菌”的时间。本地人以馒菌的生长期为时间单位,毕竟这是它们的主食。
  
  我坐在“大乌龟”运输车的驾驶仓里,一个一个擦着各种吉祥物摆件,有弥勒佛,有像章,还有锦鲤。人们离得家乡越远,面对的不确定性越大,就越迷信。擦完了东西,又第n遍检查车辆情况,货物捆绑的结实不结实,配重是否合理,传感器是否灵敏,那些部件和齿轮是不是上足了油,各种防风罩有没有漏洞,为“原住民”准备的成员舱里的优良伙食有没有变质。外面正是狂风季节,要是机械设备被风里携带的沙子卡住,可不是想修就有条件修的。
  
  想了想,我打开通话器,询问正在地洞那一边旁观仪式的文化人类学家老王:午饭该不该在这基地吃?毕竟是现做的热饭,比车上的速食饼干强到不知哪里去了。
  
  “不行,仪式快完了,它一出来就上车,免得犹豫起来,又不想去了。
  
  听上去很有道理。根据学界派出的探险队的报告,这里的原住民是个平和睿智、尊重传统、共享资源的种族,“高贵的野蛮人”的太空典范。相比之下,拥有极高的科技、丰富的物质、流行社交恐惧症的地球人简直连呼吸都是错的,至于开发行星,干扰他们的原始生活,那就称得上罪大恶极了。
  
  公司只能通过资助科研基地的方式,在这里扎下根来,当然,这是亏本生意。他们抱着微弱的希望,指望着讨好一下它们,能得到一点授权,哪怕是建造没卵用的风力发电站也好。
  
  “车内神龛准备的怎么样?”文化人类学家问道。
  
  “准备好了。”我说。为了让那个松垮垮的大抹布有拜神的手感,我搜刮了基地健身室里所有的瑜伽球、篮球、乒乓球、玻璃弹球和双面胶带,做成了一个能让密集恐惧症者发疯,让我自己看了也不舒服的玩意。
  
  “它开始往神像上涂血了,它开始出来了,上线动力系统吧。
  
  从山洞底部走到这里要五百‘根’,约合七百五十米。‘根’是它们尾巴的平均长度。它们每探索到一个新的生态洞穴,走到五百根尾巴那么深的地方,然后在那里修一个小神庙,将其视作洞穴的尽头,不再深入了。
  
  所以我并不着急,我开始用喇叭下通知,我要发动“大乌龟”了,人们开始暂停手中的工作,过一会,基地的车库就得清空,人员撤到里面,所有的用具收箱固定,因为打开车库门就像太空中打开气密舱一样,区别是太空中的气密舱空气是往外吸的,而这里,是大风夹杂着砂石往里刮的。
  
  “大乌龟”是战争时代的重型运兵车改装的,二十年前,它可以搭载一个排的士兵,外加一个基数的弹药补给。它可以挡住次声攻击和集束炸弹,公司的无偿支援队来到这个行星的时候,遇上这种季节性的狂风,便把这类战争机器的制造模板发送过来,宣称只要稍作修改,就能作为风季出行的交通工具使用。
  
  我们确实把战车改装成了货车,炮塔换成了装卸用的机械手,人员舱换成了货仓,给装甲增重。殖民地为了戴好“善良文明”的面具,特地开通了狂风季节的运输服务,帮助当地人在这个时候出行,输送货物,殖民地自己也能调配资源。
  
  让这些原住民在本该蛰伏的狂风季节出行,就像叫醒冬眠的狗熊让它出去吃烧烤,或是强制扶老太太一遍一遍过同一条马路一样,违背规律,也毫无意义。可高层领导却把这个当成了极大的创意,要求这个恶劣行星上的分部本年度至少把一个当地人弄上车,用以展示地球人的善意,提高殖民公司的形象。
  
  嗡嗡作响的蜂式摄像头在周围找角度,准备以最佳的摄像效果来记录这个即将编入历史的场景:外星人登上地球人的载具。我想,这些烦人的东西会不会在将来的路途中一直纠缠着我们,会不会把我们的争吵、瞌睡、抱怨也记录下来。
  
  当当——当当!我们的外星顾客来了,他在地板上蠕动而来,就像一个发了霉的包子,又像一个不新鲜葱油卷,如果它真的是包子或者葱油卷,那么它的体积足够全基地的三十口人吃一顿的。想来我多久没吃过面食了,自从馒头被评判为低效率的食品之后……
  
  我看着它慢吞吞的把自己拖进乘员舱,并在身后留下一道绿油油的尾迹,好像书法大师的糊涂乱画。乘员舱跟驾驶舱是隔开的,这是公司工程部少有的英明举措:人类受不了它们粘腻的分泌物,而它们受不了人类谈话产生的声波。
  
  乘员舱很宽敞,可以装八个装备齐全的成年人,现在为了让它舒服,我们把座椅都拆掉了,所以它比我们舒服得多。
  
  “等没风的季节到了地面上,它就是一条好汉了。”人类学家爬进了驾驶舱,坐在副驾驶上,我连忙用机械附肢清洁他身上的外部残留物,洞穴里到处都是霉菌、孢子、水雾和别的分泌物,各种生物挤在一起,就像一个没熟的海鲜蒸锅。
  
  “是的。”我一边说,一边运行最后一次系统自检。
  
  老王说:“你知道它们有两种形态,在洞穴里是皱皱巴巴的,到了无风的季节,它们爬到空旷的室外,肢体就会展开,像一只大海星,皮肤抻得紧紧的,尽可能接受阳光,可以说是半透明的。就像海蜇一样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