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异星苦肉计》
来源: | 作者:LISHUAI | 发布时间: 2020-02-21 | 2657 次浏览 | 分享到:
《异星苦肉计》作者:LISHUAI
不过那个时候,它们会在原野上狂奔,啃吃新鲜植被,喝流动的水,寻找新的可以居住洞穴,当然,还有交配。
  
  “我见过它们撒欢的样子。”我说,“跟现在比是两种生物……你身上的气味怎么这么熟悉?
  
  “身为仪式的一员,我也得‘贡献’我的一部分。”老王暧昧的笑了声,接过我连忙递上的卫生纸,“说道哪里了,它们在哪个状态下,神经系统的资源会更多分配的在运动和感知,而不是思考和表达,也就是说,它现在是《生活大爆炸》里的书呆子,等出去了,就摇身一变成了橄榄球运动员,只会奔跑、喝酒和交配。所以,我得抓紧时间跟它交流,趁着它还有智慧。
  
  “嗯。”我一边核对补给列表,一边测试各个操作杆,一边发放撤离通知,一边做午饭。“你们是怎么说动它出来坐车的?”我想到一个话题。
  
  “一个洞穴,属于他的单独的洞穴。那个洞条件很好,大,而且水源丰富。会给它装单独的栅栏,带基因锁,它可以自主选择什么人进去。它还想叫人给它配一台自动机枪,让它打死靠近的同类,以免它们嫉妒。
  
  “真狠。”我说。
  
  “那是当然,它在雕像旁边深情抚摩,捏孢子花,供奉肉虫的卵蛋的时候,可真就跟小说里的舔狗一样。它唱的颂诗你真该听一听,七十多个隐喻,还带着押韵,而且一个副词也没有。人类不也一样?他们几分钟前还大声喊着神、和平、富足、洁净,可接下来就脸不变色心不跳的扔原子弹。
  
  我忽然想起最重要的事:“外面的狂风会阻碍我们的通信,至于量子纠缠设备,我们这一车三人也没条件用,所以一出这道门,我们就与世隔绝,全靠自己了。
  
  “明白明白。”人类学家不耐烦,“耐得住寂寞,是学者最基本的要求。
  
  车库开门的那一刻,乌黑的砂石被狂风卷着,瞬间让灯火通明的空间变成了一片黑夜,小石子在车上、车库里刮擦,打出点点火花,就像闪电,又像地球上的萤火虫。“大乌龟”的八个动力球开始发出嗤嗤的响声,那是展开纳米粒子的声音。
  
  “乌龟”向前一滑,出了车库,来到了这个行星的天空之下,这里的能见度,就算是河北雾霾的两倍也是轻的,就好像处在一个连绵不断的黑风中,周围一开阔,立刻展开环形力场。它不会跟太空船上的变流碟一样三百六十度绝对防护,也没有精细到能过滤不同材质的程度。这里不是太空,还要在地面上行驶,还要循环空气,还要自动采样,所以只是围护了一圈,让风沙至少不会直直的击打在装甲上。
  
  老王先问候后面的乘客。一个语言翻译模块在他身前投射出来,那东西是个球体,简称译球。“原住民”不是用发生交流,而是用皮肤褶皱的图案来表达。我们给了它一个“实体”的译球,那是一大团可以随时改变“队形”的悬浮微粒,用于模拟它们多变的皮肤褶皱,向它们传达信息。
  
  “居住舱是否习惯?”老王问道。
  
  它的回答了,扩音器里发出编译的人类语言,一个投影也显示出褶皱的凹凸图案,就像盗版资源里的字幕总是既有中文,又有英文。
  
  “你们的窗户不错,又能挡风又能看到外面,以后我也在我的洞穴装一个。”它说,“我喜欢这里,我想舒展。
  
  它要在我的车里变成大海星?
  
  文化人类学家低声道:“要是舒展了,那它的智力就下跌了,这一趟就白跑了。
  
  “你喜欢这个神像吗?”我试着挽回一点,“这是我用人类的东西做的,你可以体会到它们的给你的触感是不一样的。
  
  “我烦透了神像,洞穴那一边明明还有很大空间,就因为有那个破玩意立在那里就不准再走下去了,我们只能新找一个洞穴,我不想在我的世界看到这破玩意。
  
  太“棒”了,早知道这样我这个太空多臂技术员,就不得罪那群只有两只手的阳光青年了。
  
  “外面的场面是你的种族从未见过的,你可以仔细观察学到点什么,这样可以回去跟你的同类交流。”文化人类学家循循善诱,“我们也可以把传感器上的图像给你看,想象一下,你的知识和智慧会让你成为每一个洞穴……小李,给我调出监控。
  
  画面很不清楚,大概是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在抖动。车内传感器开始闪烁,什么东西在里面乱吹乱打。
  
  “它变身了,说变就变。”老王叹了口气。
  
  “反正它已经上车了,公司的任务完成了。”我说,“只要送达目的地便是,我们就当它是笼子里的大猩猩。
  
  眼前的悬浮球不停的变幻着纹路:“放我出去!我要奔跑!
  
  “外面是狂风,你知道的。”老王道。回答他的是一阵砰砰作响,那“海星”的六条长腿在里面又蹦又撞,动态传感器吱吱报警。
  
  “平静下来,稳住,回想你母亲教会你的冥想:那永恒的接触,石与液的交流,静止与搏动的交融……”
  
  “不!不!”小球剧烈变动,几乎拉成一个海胆。
  
  人类学家一声叹息:“我的课题完蛋了,在洞穴里没法单独跟一个个体交流,现在好不容易隔开了,结果成了这个样子。
  
  我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
  
  车灯照出一片混沌世界,地平线十分模糊,寸草不生。在这一轮轮疯狂的飞行、撞击和摩擦当中,竟然会有孢子或者种子存活,这足以让地球的生物学家和诗人发出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