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异星苦肉计》
来源: | 作者:LISHUAI | 发布时间: 2020-02-21 | 2656 次浏览 | 分享到:
《异星苦肉计》作者:LISHUAI

  
  我展开辅助附肢,好让自己走的稳当。人类学家在后面跌跌撞撞。时不时扯着藤条,“里面都是水”,他叫道,“并不是没有生存物资,但还是成为禁地,这需要好好研究。
  
  前面豁然开朗,甚至一片光明——我们发现自己所处的洞穴只是“支线”,通入一个更大洞穴的侧壁,它的“主线”直径得有五六十米,洞壁上有潺潺流水声,岩石嶙峋,到处都有踏脚之处。洞穴内并不空旷,被一根根晶体状的立柱分割,我看不到“柱子”的两端,因为两端都深入洞壁当中,也许它们大部分都存在于密实的土石之中,露出在洞穴的只有一小段。晶拄浑浊,凹凸不平,很明显被水流和附生的植物侵蚀过。
  
  晶柱倒映着附着在洞壁上的植物的荧光,那些说不清的东西就像卧室里的小夜灯,吸引着形形色色的蠕虫、飞虫,也许是捕食,也许是授粉。
  
  “这里恍若圣殿。”人类学家感叹。这时,我们的手电也罩上了一团“迷雾”,大量的小飞虫注意到手电无与伦比的光源,开始聚集在我们周围。
  
  “没有菌毯上的脚印,我们找不到‘哥伦布’的踪迹了。小心脚下,到处都是掉下来的碎裂晶体,不知道它值多少钱。”我说着,垂下一支手,拾起一块,“边缘很锋利,几乎是半透明的。
  
  大的有砍刀那么大,小的犹如碎瓦,踩上去,还不一定是碎掉还是打滑。
  
  “拿给我看看。”人类学家说,“这玩意不错,现成的石刀,我开始觉得‘哥伦布’是对的。
  
  “咔”的一下,人类学家在石壁上一敲,“现成的石刀”当即碎裂。
  
  “太脆,没法用于雕刻,但是……”他挥了挥流血的食指,“伤人可以。‘哥伦布’就几条肉足,没有我们这样的防护装备,它会受伤的。
  
  忽然,晶柱上闪过一团阴影,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许多碎裂的晶片从天而降,伴随着荧光的反射,恍如一团萤火虫——朝着我们砸下来。它们十分锋利,沿着洞壁滑下,顺便割开了许多藤条,湿漉漉的碎片弄了我们一身。
  
  “它在那里!
  
  人类学家举枪开火,光点冲入晶柱之间,划出一道螺旋形轨迹,不知打没打中。
  
  “我们击中它了。那东西就在我们正上方,我看是想推点什么东西下来。”人类学家说,他盯着枪身上的瞄准屏,“这是采集生物活体用的制导子弹,或者说是个微型无人机,比你这一身行头都贵。它可以释放镇定剂,过去无风季节时我们就这么抓原住民。
  
  “然后咱怎么着?收尸?”我问道,清理着身上的碎晶片,我没有毛刷之类的东西,所以弄得满手血痕——如果说担心那些危险的晶片,那么长老的禁止倒是有点道理。
  
  “必须的……”
  
  一声巨响,“哥伦布”从天而降,击中了人类学家,后者当场失去平衡,两者一起跌入了洞穴的更深处。
  
  蓝血乱飞。
  
  “老王!老王!”我连忙沿着掉落的踪迹向下爬行,连着爬了三个晶柱,才看到那一大滩蓝血——原来那只是“哥伦布”的一大根触手而已。触手下面是人类学家本人,他的耳朵贴着他的脊柱,脖子弯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白色的脊柱从血肉里刺出来——他死了。
  
  触手上有一个弹孔,我明白了,它知道那子弹在释放什么,于是用晶片把整个触手切下,就像丧尸片里被咬了手臂的人就切下胳膊一样。
  
  下一个可能是我。给人类学家收尸,这是必须的,但当我全力把尸体往上拉的时候,也是容易被袭击的危险时段。
  
  它对我给予希望,我没帮它,它更恨我。人不恨一开始就对他不利的东西,而是恨让他失望的东西。
  
  我拿起人类学家的枪,上面显示指纹不符,无法使用。我扔掉枪,拿上翻译球,然后向上爬。
  
  这里都是石头,我看它拿什么止血,只要流血,就是留下痕迹。我沿着蓝色的血迹走——或者说,半走半爬,因为这个洞穴并不是横向也不是竖向,而是斜巷,忽上忽下,甚至曲里拐弯,带着岔路。晶柱也时蔬时密,我常常从晶柱之间的缝隙钻过。也常常从一个晶柱跳跃到另一边的石壁。血迹愈加稀疏,我也离得出发地愈来愈远,千辛万苦之后,我爬到了一个分出去的小型洞穴跟前。
  
  大量的“藤蔓”延伸进去,它们伤痕累累,流水汩汩。血迹已经没有了,触手走过的痕迹取而代之,霉菌和苔藓开始多起来,我意识到,这些洞穴都是连通的,沿着它走下去,就是另一个通往地面的“出口”,而出口的五百根那么远的地方,挤满了避风而守在这里,蜷缩成包子的原住民们。
  
  它在找“自己人”。我心里暗暗叫苦,所有的“原住民”都长了一个样子,它要是混进去,我该怎么分辨?我只得加速向前走着,地上很湿,到处都是水,“哥伦布”一定收了很多晶片,一边走路一边随意割开藤蔓,我想,没了这些“输送道”,洞穴另一边应该会很快干涸。
  
  我第一次看到它们真正的神像,但分辨不出面目——它被踢倒,砸烂在泛着蓝色的尸体堆中,到处都是遍布割口的原住民,它们都维持着包子的形态,就像传统的那样,它们对拿着武器的同类毫无抵抗力。
  
  我继续走下去,“五百根”,一点也不远。如果这里有人类科考站驻扎,那么地球人的武装分分钟教他做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