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红摩
来源:开放征文 短篇 | 作者:空有 | 发布时间: 2021-12-29 | 1942 次浏览 | 分享到:
内容简介[萨维尔顿首席生命科学家梁翎教授在使用“子宫内的胚胎基因定向编辑替代”疗法治疗人类隐形遗传疾病高雪氏症(Gaucher disease)的过程中,6例亚裔病例在精确完成靶向替代目标任务后,同时激活了部分关联基因组使其出现“变异”状况,进而使6名婴儿完全脱离高雪氏症的同时获得了远超一般人群的心智。由此引发梁翎一系列的循证、探究和思考,内心陷入了如同左右手互搏的巨大交织中。]

  红摩(上)


  第一章归雁满凫塘


  梁翎静静地伫立在窗户旁,已是深秋的暮时,户外池塘边的野鸭成群结队地在池水中嬉戏凫游。金秋时节,晚霞最后一抹余晖给大地抹上了最后隆重的金黄。和风撩拨着秋日傍晚最后的宁静,梁翎思绪万千。书房里徜徉的一首极富代表性的经典爱尔兰民歌«DannyBoy»。这是一位暮年老父即将送儿上战场的临终生命赠语:“夏日将近,玫瑰纷扬,大地金黄。当你归来,站在山岗,临近坟旁,轻抚细说,风笛悠扬。”梁翎的眼角湿润了,不知道是为秋日余辉的静美,还是这触动心弦的音符深深的触动了她归乡的思绪。“明栀落花黄,归雁满凫塘。”她情不自禁的轻轻吟诵,境里是父亲。在她三岁开蒙的时候,每晚一句一句动听的吟诵给她听。


  作为生命科学领域不可多得的女性科学家,梁翎几乎是女性在该领域的最杰出代表。不到40岁,就已经几乎站在了生命科学研究的最前端。在外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的枯燥的实验室仪器设备,在她的眼中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她最大的特质就是无与伦比的好奇心和执着的专注精神。梁翎领导的这个生命科学研究所最基础的核心:细胞生物学,就是人体最核心和最原始的构成,基于她在“基因功能认知和替代治疗机制”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H国萨维尔顿理工大学(以下简称“萨大”)校长三次诚挚邀请她参与“萨大”生命科学团队科研工作,终被其诚意打动。自己也是希望能有机会和最优秀的国际团队合作,在缺陷基因修复替代治疗领域获得巨大突破,造福无数因自身缺陷性遗传病不敢生育后代的父母,这是她的夙愿,具有几乎不容拒绝的吸引力。


  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genomeproject,HGP)于1990年正式启动的,其根本目的就是要破解控制人类疾病、生老病死的生命密码。多国参与,至今已历经了整整60年,尤其在最近30年大数据狂歌飚进的推动下,科学家们夜以继日奋战,通过完成DNA(核苷酸)序列测定形成“正常基因图谱”,人体2.5万个基因和30亿个碱基对的配比早已不是什么秘密。HGP项目被誉为生命科学的“登月计划”,“基因图谱”是有了,但要实现破译人类遗传信息的终极目标依旧长路迢迢。各个基因的作用、运作机制,对疾病的作用目前仍在黑暗中摸索,莫衷一是。


  2050年1月,梁翎所在团队在《NATURE》杂志上发布的临床应用性研究表明:通过宫内胚胎基因编辑技术帮助宫内胎儿治愈了一种严重的基因紊乱疾病——高雪氏症(Gaucherdisease),在基因组研究界引起巨大反响。高雪氏症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这种病会导致严重的关节疼痛、抽搐和认知障碍。治疗的具体方法是,向子宫内的胎儿注射一种携带GBA(葡萄糖脑苷脂酶)非突变基因的副本,取代突变的基因。梁翎团队目前编制的针对高雪氏症的替代基因片段进入临床验证过程中大获成功,至今未对母体产生明显的免疫排斥。针对这一严重隐形遗传性疾病的新型基因替代片段(基因“副本”)即将诞生并造福社会,她心中的激动,是普通人所难以理解的。


  儿时在家中的院子里玩耍,她尤其好奇的是隔壁领居家的老祖母,她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一天24小时中,除了吃饭、睡觉,一部《金刚经》几乎是她所有空余的念想,整日反复吟诵。梁翎少小聪慧,记忆力超群,数次偶遇后她对老太太整日的念叨几乎能倒背如流,想忘都难。她从不信佛,但科学的终极是神学,也绝非空穴来风。每当高倍电子显微镜下一个个DNA蛋白片段,一轮一轮的翻转,如同一段段翩翩起舞的生命,展示各种神奇的组合变化,进而衍生培养出一个个具体的细胞组织乃自合成器官、动物胚胎、模拟实体时,梁翎常常为造物的神奇而惊叹。


  每一段替代基因的重组和测试,都如同一段不同的生命,替代重组后新组合的基因片段在每次机制运行过程都会有极其细微的差别。“同一个世界里没有绝对相同的两片树叶”,她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滚动合成的蛋白分子片段,不由自主的感叹东方智慧的伟大。2000多年前,佛陀释迦摩尼在恒河边证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三千大千世界,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皆为非相。”科学家在超高辨析电镜下将肉眼所能看到的所有物质拆解到了终极微粒(夸克),万千世界貌似不同实则相同,看似相同却又因组合方式不同又表现各异。老庄道家提出的“齐物论”,进而引出“逍遥游”的人生观,与佛家对世界的根本性认知,殊途同归,“众妙之门、大道归一”,没有本质上不同。本轮分子合成蛋白酶“副本”替代重组遗传性缺陷DNA将极大可能修复母体胚胎缺陷,从而避免无数家庭的悲剧。尽管历经无数艰难困苦,梁翎从未丝毫动摇,这不仅仅是好奇心,更是一名科学家的价值观和使命驱动。这一目标,胜过无数说教,日常生活的琐碎在她的眼中是不值一提的。


  这样明确的生活目标,普通的男子是难以匹配的。梁翎自己更不会在意什么“红颜易老、韶华易逝”的传统愚见,没有质量和激情、没有绝对吻合的价值观和婚恋观,是不在她考量的维度里的。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敲门节奏,那是梁翎的教学科研秘书桑德拉,一位标准的德裔白人。桑德拉的祖父在二战后自德国迁居到美国,其父亦曾在“萨大”任教多年。金发碧眼、高鼻细口、身材修长,其严谨的饮食和形体训练让她显得并不肥满,给人一种健康的丰腴之美。作为传统的高知白人,她骨子里自带骄傲,但她对梁翎却是另一番景象。以“萨大”严苛的筛选标准,能成为“萨大”生命科学院的首席教授,不是超一流的学者,绝不可能赢得如此殊荣。她对真正有才干的人,是有发自内心尊重的。只是承袭了血统的因素,她又适度的保持着一份自尊的尺度和距离。向上推了推金丝眼镜,桑德拉的脸上始终保持着严谨而又亲切的微笑。一封国际快递,轻轻的放在书桌上。梁翎微笑着点点头,自己已经完全习惯了桑德拉标准的德式管家的服务和尺度。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和细节来客观评价,桑德拉都是令人满意的,她替她省去了几乎全部生活和实验室琐碎细节,让其可以完全专注于当下的课题研究,简言之就是岗位、职责精准清晰,各司其责。一封是父亲的来信,一如既往,寥寥数笔家中诸事即清晰无比,母亲意外离世后父亲即申请内退,不喜与外人接触选择隐居生活,所谓家事其实也就是父亲一人之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