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永恒
来源:开放征文 中篇 | 作者:Flikeed | 发布时间: 2022-05-31 | 1175 次浏览 | 分享到:


  注:本书所有理论皆为想象,并非真实也未被证实,请理性阅读

  

  作品上传网络,涉及的元素及诗词,除已备注之外,皆为本人原初,版权受法律保护,违规传播与篡改将受法律制裁。

  

  

  

  少年心如死灰着步入这片山洞,余后的光明愈渐稀少,直至双眼被黑暗蒙蔽。

  心门前的牌匾方正着大写着:

  “进入者,必将断绝一切希望。”

  游离的幽火是新燃起的太阳,无数的声音嘈杂着却都是同一句话:

  “你知道代价是什么吗?”

  “我已经没有没有其他选择。”

  他躺在那仪器上面朝着深灰的石岩,同恶鬼的祭祀,虚妄的代价是被剥夺灵魂。

  “通过我进入无尽痛苦之城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坑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正以推动我那崇高的造物主

  在我之前未有永恒之创造

  我将与天地一同长久”[《神曲.地狱》但丁]

  

  

  

  

  茵茵的大地,浮动的柔绿,舞动而又轻盈。

  凌雨巡着琴声踏入这片伊甸般的公园里。

  “故国的土地,永不见繁星”

  他终于探寻到了曾瞭望而不及的钟塔废墟,昔日的辉煌灿烂如今变换成阙墙锈壁。

  “古时代的记忆结晶,失了存在的痕迹也只会被人们抛弃”

  高塔屹立在他的面前,似乎是它撑起了半边的天。

  烛光如末年的长明灯火闪烁摇摆,定眼望去却像缠绵到无垠黑夜。

  那是黑曜石的粉尘吞噬了太阳光。

  这片似深渊般的走廊凌雨已熟透于心,散落在角落的石碑被风化了名字。

  顺着歌者的信件指引,内阁的石桌上,来自记忆的克隆体,玖冬正是躺在上面,就像舒服的睡了一夜一样温馨。

  “我们爱的,终究只是她那可作纪念的不灭容颜?或还是,炽热尚余,刻写了我们曾并肩前行的爱的记忆?”

  他转过身,走近那厚石墙的窗口,捕捉着晨曦的缕缕阳光温暖自己的脸庞,他的视野掠过广袤平原,视野浮游在远方平原上隐约的城镇,云野舒展着将手臂伸向远方。

  终于等到了玖冬的苏醒,挣扎着清澈的眼眸又显得空洞,就像好好的睡了一夜直到天亮。

  只不过是空无的躯壳罢了……

  凌雨眼神朦胧着,但也吐不出一丝声音。

  “容颜的复刻也算是复活吗?”凌雨将所有回音掩埋进自己心底,无声的,轻轻牵过她的手,就当是从未离开罢了;不知道这一切是否有意义,新的旅程也总算是开始了。

  

  

  

  当残缺的月亮裹上层层白纱,曾以熙熙攘攘的风华都市,如今也寂如死画。

  霪雨缠绵淅淅沥沥,秋风萧萧彻夜难安。

  海文刚刚从冬眠中苏醒,如同过了一辈子般,那些所谓的“前世”记忆如同便签日志般历历再现。

  他靠在这爬满尘埃的躺椅舒缓着已无知觉的肌肉,略显古典的电子显示屏霸占了他面前的一整面墙,彩色的线条快速闪动着,在漆黑的房间里映射着淡淡的荧光。

  不知过了多久,他手上的怀表随着闪烁着的信号发出铃声,伴随着的,是房间的智能机器渐渐开启;他不知是欣喜还是疲惫,只是揣怀着希望却又被蒙蔽一般。

  “例14号宇宙海文。”智能机器还是收集了些资料。

  “为什么是第14号?”

  “这是第14号宇宙的你,先前13个宇宙的你已完成他们的存在意义。”智能机器回答着。

  “为什么还需要我,那还没完全解决吗?”

  “这件事情不需要你考虑,按照要求做即可,成功后我会实现你那个愿望。”

  中枢控制台自动给他生成了一叠资料,显示屏的杂乱线条也渐渐淡去,生成了相对应的简化模型。

  历经时间回溯的现实检测信息与主提供的源初宇宙[详情请见附录2]时间线信息数据有断层般的异化,便由此检测出时间线的异变位置。

  “这次信息居然推迟了这么久,”他草草略过事件的本质,荒诞地情节还是让他笑了出来:“上帝是谁都一样,他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

  窗外的雨依旧淌着,如同那七年前的那一夜,依旧是凄凉刻骨的雨滴,那记忆里空寂的枪声,反复刺痛这海文的心。

  “要是再早一点多好。”海文闭上双眼心中默念着,最终还是掩埋进心底吧。

  他将已阅的资料丢到粉碎机中,这是必须要做的;他一页一页翻看着,厚厚的文件逐渐见底,当最后一面人像资料出现,他迟疑了一下,那么的熟悉。

  智能仪器默默提醒:“这是最后的任务,这也只有你一个人。”

  空寂的房间巨大的显示屏变换闪烁着,赫然映透着最后指令:

  “消灭所有异端,主将与你同在。”

  

  

  

  当希德带着小队来到这片荒芜之地时,整个场地已经被高大的拦截网团团包住,而当地警察为了研究这个废墟甚至盖了一个房子。

  “发现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早告诉我们?”希德靠在门口冷冷问着。

  正在检查数据的警官头也不抬,继续大口抽着烟:“我想你应该先敲门的。”

  “我是在为军方工作。”

  警官笑了笑:“政府已经消失了,给你的司法免责再复职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希德气愤却也无言。

  “照这个意思是你现在工作很闲了?现在还没到周日,这可并不在你的工作范围吧?”警官抬起头冷笑着,如同嘲讽一般也是显得警觉。

  “没什么。”他回避着这些问题,希德知道他们回来了,尽管已再无牵连,收到些消息还是放心不下。

  如此压抑的气氛,警官也只能不耐烦地用手示意桌旁的一叠卫星录像截图:

  随着两人的到来,整个古教堂的爆炸,如同魔法般瞬间夷为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