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钻石
来源:开放征文 短篇 | 作者:一骑星尘 | 发布时间: 2021-12-29 | 1031 次浏览 | 分享到:


  老旧的漂流瓶(上)

  我杀了人。不,这么说不确切,应该说我杀死了一个人的精神,不!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一个人的精神因为我而死去了!

  生不如死。如果一个人的精神死去了的话,那他就是块活着的肉,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因为我的话变成了行尸走肉,他曾经多么的健康,精神多么的饱满,而现在却...我不敢面对他,看到他我的心会流血,心如刀割。我深深的自责,对他怀有强烈的愧疚,这愧疚感无时不刻不在折磨着我的神经,令我夜不能寐,生不如死。

  可笑的是我必须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我必须照常上班,向顶着大肚的领导汇报,必须照常吃汉堡,大口咀嚼香脆的鸡肉,我必须向所有人证明我活的好好的,而不是个疯子!

  可笑,太可笑了!痛苦,太痛苦了!

  要是哪个倒霉蛋碰巧在宇宙中捞起了这个瓶子,那可真是不幸,因为这张纸上沾满了我昨夜宿醉的呕吐物。


  琼恩穿上破旧的太空服,开启了生命维持系统,他把自己绑到单人床上——与其说是床不如说是一块铁板,祈祷着能度过这最后一劫。飞船即将降落在这颗行星上,它要以精确的角度切入大气层,稍有偏差就有肢解的可能,不过对于寻死的人来说,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起码人在感受到痛苦前就已经变成了飞灰。

  在这不足五平方米的空间内,他已经生存了半年,靠营养液度日,饮用水则来自二手的尿液循环系统和上飞船前自己带的两桶纯净水。他永远无法忘记喝水时那股淡淡的骚味,一想到全身的水分都是净化后的尿液,他就想吐。营养液苦涩无味,琼恩早己难以下咽,于是靠注射直接灌到胃里,整个腹部密密麻麻的全是针孔。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在全封闭的太空舱内,没有人可以和琼恩交流,他几乎忘记了怎么用舌头说话,无聊孤寂的情绪几近让他发疯。

  但是这些他都挺过来了。

  为了这张船票,琼恩几乎倾家荡产,贿赂了他那在小行星带上当海盗的表哥,才在这艘“哈迪斯”号上得到了这间密室,保证能把他成功“偷渡”到目的地,但不管死活,他只能自己想办法不让自己真的变成一坨肉。

  “哈迪斯”号是一艘巨型商船,长期在小行星带和火星之间运输货物,因为上面有人罩着,所以货物里面经常可以掺点别的东西。

  琼恩刚进入这艘船的货仓时,钢制甲板上满是油污,舱内不通风,温度高达40摄氏度,仿佛变成了一个人间炼狱,尽管如此,琼恩还是很兴奋,毫无畏惧的往货舱深处走去,下到第三层后,空旷的货舱被分隔成了数十个隔间,里面散发着油污味、血腥味、烟沫味、精液味...而未来的数月中,琼恩和数十名偷渡客就将全封闭的生活在里面,靠着老旧的生命维持系统存活。

  “她的确有点丑,有点糟糕。”琼恩当时心想,“可就算拿天堂来跟我换,我也不会换的。”


  没有什么比漫长的痛苦更能考验人的心性。航行期间琼恩三次不省人事,每次跃迁都让他承受了难以忍受的颠簸和头痛,直到昏死过去为止,不会有人来救他,如果生命维持系统出了故障,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但他不会轻易死去,“幸福”就在眼前了,琼恩满脑子想的都是到达A星后要好好的大吃一顿,然后再把钻石装满自己的口袋。两天前飞船按计划进入了A星轨道,顺利的通过了护卫舰的安检,当时两名检查官就在琼恩密室的外面,他以极大的遏制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大喊请他们把自己放出去。

  在“哈迪斯”号绕行A星48圈后,开始进入大气层,舰身与大气层发生剧烈摩擦燃烧,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重力加速度疯狂的撕扯着琼恩的身体,不过这次他没有昏死过去...

  3100年,在太阳系与小行星带之间活跃着数只商队,源源不断的将各类资源运往地球。其中最为闪耀的资源,当属钻石。半人马星系虽然是距离太阳系最近的星系,但是4.3光年的距离依然让船队望尘莫及,除了少量科考队外前往外,追逐着利益的商队尚未涉足,可是最近的一次勘探结果,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犹如一颗炮弹击中了平静的湖面一般,在太阳系掀起了轩然大波——A星上满是钻石。

  “每一块石头下面都是钻石!”琼恩相信了这句话。

  分手那天,天空正下着蒙蒙的雨,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她远去的背影消失在烟雨中的那一幕,和口袋里身无分文的自己。

  老旧的漂流瓶(中)

  哦!那个傻瓜,竟然那么容易相信了我的煽动,那么轻易的就上了船。那天真的面孔里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怀疑,那炯炯的眼神里只有对钻石的渴望。哦,老天,看到他样子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无知无谓,却又愚蠢到令我作呕。

  看到那稚嫩的脸庞我就想去蹂躏,看到那天真无邪的眼神我就想去玷污,尽管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我一步一步的诱骗他,让他相信有了钻石就可以赢回爱情,有了钻石就有了尊严,噢!想必被那个女孩抛弃他也很痛苦吧,可怜虫,他一定想用这趟旅行来逃避内心的痛苦,小傻瓜,殊不知这一切都被我看在眼里握在手中,哈哈哈,太爽了,我真是变态。


  隔间的门一打开,有人就扔进来一个脏兮兮的氧气面罩,材质都已泛黄,不知用了多久。

  “呦,还活着,不容易,前面几个棺材里的人早就死了,快带上这个,别刚到这就毒死了。”说话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白人,镶着颗金牙,是负责运送琼恩这些人的接头人。“出了这船我的活儿就完了,到了矿上找马洛,他会给你们一份工作。”说完这个人就去开另一个隔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