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背影
来源:开放征文 中篇科幻完本 | 作者:夜航侠 | 发布时间: 2021-12-06 | 1692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金龙市,拉登和他生产的生化芯片将人类与互联网完美融合,人们不再需要电脑和手机,因为这些芯片已经与人类的脑神经相连,人的任何想法都可以被强大的云端系统捕捉。
  一天,来自另一次元的埃克斯降临在了金龙市。为寻求科技合作,拉登与政府开展了次元交流项目。即将面临退休的工人弗雷德意外被选为交流项目的志愿者,等待他的是没完没了的适应训练。在训练过程中,弗雷德偶然发现拉登科技不可告人的计划,看到了另一个次元的真实样貌。埃克斯为什么要穿越到这个次元?弗雷德最后会否完成交流项目?金龙市的命运又会怎样?
  一场个体与绝对秩序之间的战争拉开序幕。

  ·引子

  

  “菲利普,出什么事了?”

  “先生,尖端传送门接收到了来自未知空间的信号,现在正在加速运转,各项指标都已偏离正常数值!”

  “天哪,这仅仅只是个简单的运行测试而已!”

  “请做好准备,拉登先生,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

  

  “拉登先生,我不管这个芯片有多精良,把科技产品植入到人类体内?这我可不敢恭维吧,你如何来保障人们的健康安全呢?”

  “莱尼先生,恐怕您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把它叫做‘生化芯片’吧,详细的科学原理我也不在这里赘述了,你只需要知道它对于人体皮下纤维相当敏感,也就是说它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定位到神经系统,并且能够非常和谐地与人共存。除此之外,任何手机上能接收到的信息,芯片都会将它们直接传达至大脑,就像一个高效的快递站一样。

  “哦,莱尼先生,你不用忙着打断我,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它们投放到金龙市包括尾区在内的每一个角落,你也可以很明显的发现,如今拉登科技已经垄断了全市的通讯服务,因为我们能让即使身在不同地区的人都能轻易地通上电话。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我们的生化芯片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普及,当然这只是第一阶段的试验期,未来还会有新型号问世!

  “所以,我亲爱的莱尼先生以及在场其他保持怀疑态度的政治家们,你们还有什么理由会拒绝一个足以替代手机的发明呢?在这个生化科技主导的世界里,人类与互联网真正零距离的梦想即将实现,准备好踏入新时代的大门吧!”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波特有约》,我是你们最忠实的朋友波特,今天我们如约邀请到了金龙市市长与我们大家见面,让我们掌声有请!”

  “谢谢大家,谢谢波特,我是摩戈尔。”

  “市长先生啊,请原谅我的开门见山,相信很多市民都想听到您对于首区上空叫做来访者的不明物体的看法,您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呢?”

  “好的。我们已委派相关人员与来访者取得了联系,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任何威胁性。我们会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与来访者达成友好交往,请广大市民朋友们放心。”

  “嗯好的,那么,很多观众来信问为什么来访者会出现在首区而不是其他地区,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哈哈,这是个好问题,可能来访者也青睐我们这样的人啊!对于此次事件,首区的拉登科技已宣布由他们全权负责,政府也将会与拉登科技密切合作,提供物质保障和人力支持。”

  “妙极了!那么我们是否能够有机会邀请到拉登先生做客我们的节目呢,他的生化芯片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大家的追捧,我们都很想见见这位大人物呢。”

  “哦,很抱歉,我想答案是否定的,拉登先生忙于科学研究,一般很少露面。”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不过呢,我们也知道哈,金龙市建市五十周年大庆即将要到了!想问问您会如何来实现竞选时要解决人口问题的承诺呢?同时,相信您也注意到了哈,最近那些抵抗者在颈区的活动非常猖獗,他们不仅大肆张贴宣传口号,还随意破坏公共财产,想请问您又该如何处理他们呢?”

  “嗯,当初竞选时所提及的每字每句我都会永远牢记,人口问题一直是我们金龙市的重点问题,其中就涉及到资源分配以及人口流动,对此我们也设置了分区制度,效果显著,而我也将信守承诺,今天的金龙市在我这里将会有更大的革新——具体的政策我们将会在五十周年庆之际一一公布,而最近颈区的抵抗组织扰乱了社会稳定,声称要废除我们的分区制,我绝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我们才作出这个吞并颈区的决定,这并不是一次妥协,而是为了给予当地市民更好的就业机会,金龙市的市民一直是政府最为关心的群体。”

  “真是太精彩了!让我们掌声感谢摩戈尔先生!接下来的时间,将由我为大家公布当日的福利彩票中奖结果......”

  

  ·第一章

  

  也许是因为又逢这个难熬的季节,在寒风吹拂的黑夜下,金龙市略显颓丧之气。

  歪斜的路灯顶着摇摇欲坠的灯泡向四面投去微弱的亮光,极力地想为这片失落地区制造些活力,看到的却是靠在垃圾桶边昏迷不醒的流浪汉、仰天卧在下水道边上的野猫和倒在出租棚门口的男女,而只有路边的积水幽幽地作出了回应。

  这里不曾有过谁的派对,它只能会在别处的某个地方,因为这里的人没有什么可值得庆贺的。

  一辆黑色的中型轿车溅起一地水花,进入了街灯的视野,它急匆匆地向前面的街区赶去,似乎对这片死寂有难尽的控诉。

  “今天大家都喝得很尽兴啊。”从车座后面飘来一股浓浓的酒精味,白天威风凛凛的人造黄油油厂厂长现在挺着突起的肚子,摊在座上几乎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是啊是啊,来总,您今天的那番讲话真是太鼓舞人心了!相信明天弟兄们会干的更起劲呢。”坐在一旁的阿李争着转头附和,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好像厂子里挤压黄油的橡胶套,可以挤到无形般的大小。

  “可不是嘛,再吹都要把天花板给掀翻了。”坐在驾驶座上的弗雷德调侃道,他紧握方向盘,直直地看着路,虽然尾区大道基本上畅通无阻,但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道路残渣,尤其是现在这个季节。

  以高等生物自居的人类,和其他动物一样,都无法幸免,等待着自然无情的审判。

  “阿弗,我说啊,”阿李又凑到弗雷德旁边,两只眼滴溜溜地转到,说,“你怎么不识识大局啊?你我心里都清楚,坐我们身后这个老头很快就没有利用价值啦,最重要的还是要讨好自己,你大可跟其他那些哥们喝完酒,拍个屁股就走人!瞧瞧你,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你算算,现在还有多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