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背影
来源:开放征文 中篇科幻完本 | 作者:夜航侠 | 发布时间: 2021-12-06 | 2879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金龙市,拉登和他生产的生化芯片将人类与互联网完美融合,人们不再需要电脑和手机,因为这些芯片已经与人类的脑神经相连,人的任何想法都可以被强大的云端系统捕捉。
  一天,来自另一次元的埃克斯降临在了金龙市。为寻求科技合作,拉登与政府开展了次元交流项目。即将面临退休的工人弗雷德意外被选为交流项目的志愿者,等待他的是没完没了的适应训练。在训练过程中,弗雷德偶然发现拉登科技不可告人的计划,看到了另一个次元的真实样貌。埃克斯为什么要穿越到这个次元?弗雷德最后会否完成交流项目?金龙市的命运又会怎样?
  一场个体与绝对秩序之间的战争拉开序幕。

  “阿李,你的性情我还不了解?巴不得顶我上的不就是你吗?”

  “呃,阿弗,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你也是知道的,尾区的冬天是最难熬的呀,再加上最近那些乱七八糟的,况且这时候首区又接待了一个什么外星人,还会有人管咱们这儿吗?根本没有!这眼看着五十周年要到了,轮到尾区什么了吗?摩戈尔这老家伙自从获选之后就只字未提了,我们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有所期待的了!

  “承认现实吧,附近那些企业有一大半都会在年末停工歇业,更别提我们那个破厂了,因为什么呀?你瞅瞅颈区那些个机器人就明白了,像我们黄油厂的一拼一接——这种仍旧停留在传统流水线的模式早该被淘汰了!你没注意到这几天倒在街道上的人比以往多多了吗,以前还有扫尸车开来,现在估摸着连堆人的地方都...”

  不过,说实话,弗雷德自认为最不擅长的事就是承认现实。年轻的时候,他是学校的一名辩手,在辩论赛上每当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比不过对方辩手时,他仍旧咬着自己的观点不放,不断组织语言重复自己的论据,台下的老师急着说“结辩吧结辩吧”,却还是阻止不了他滔滔不绝的理论。很多人说这是狡辩,是对已经确认的事实的狡赖抵触。

  而弗雷德也从没有把自己的身段放下哪怕几厘米的位置,就好像他从没有放弃自己的论点一样,他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值得更好的,要离这个束缚着他思想的地方越远越好,去更高的地方追寻他儿时的梦。

  可惜有种情况叫身不由己,用来反驳弗雷德再合适不过了——随着生理状况每况愈下,弗雷德身上的每一处关节都在吱吱作响,还时常伴随有阵痛和痉挛,不知道还能撑过几个这样的寒冬;同时,因为工厂工资发放不固定,他的小出租屋也欠下了好几个月的房租,随时都有被房东赶出来的风险。

  尽管如此,他仍旧本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度,来为自己幼稚的倔强作掩护,因为他相信,并且比往常更坚定地相信,那个梦就要在不久的将来实现了。

  “我们到隔离站了,麻烦叫一下来总。”弗雷德放缓了车速,示意阿李就此打住。

  一个土墩围起的站台渐渐出现在视野中,他们称之为隔离站,是连接尾区和颈区的地方,也有人叫它生死关,因为一旦跨过了这条边界进入颈区,就至少可以摆脱忍饥挨饿的生活。曾经有一部分人选择铤而走险逃去上级区域,却在横闯隔离站时被驻守的警察抓住,从此附近的人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

  有人解释说,正是因为分区设置才让金龙市资源分配变得集中和高效,人们在首区中能够获得最好的物质资源和生活环境以支持它们更好地为社会做出贡献;颈区条件会差很多,但仍能保障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而尾区鲜有人提及,是几乎被大家遗忘的地区,来尾区的不单单只有所谓一事无成的平民,门庭败落的商人、触犯大忌的政客也时常被贬至此,人们在这里跟着破败的街道一起发臭腐烂,想要努力改善却已无力回天,只能夹缝中生存,自生自灭。

  “人总是要往高处走的”,这句话从建市起就深深烙印在了每个市民——每一个来自颈区和尾区的市民的脑海中。面对无情的政治制度,人们有时也只能放下私情,将自己抛在人流中推着往前走。

  从站台里走出一名警察,他一摇一摆地,前脚还没站稳后脚就跟了上来——表现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似乎也对这个寒夜充满了怨言。他走上前,重重地敲了三下车门。

  “华莱士?是你吗?你怎么在这里啊?”弗雷德打开车窗,惊喜地叫道。

  “弗雷德?真巧,居然会在这遇到你!”华莱士上下打量着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友,泛青的脸颊上透出了一点殷红,发干的嘴唇似乎也有了些血色。

  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哎,一言难尽啊,颈区现在不是在搞吞并嘛,警务处这边的人事调动突然变得特别的频繁,我们都只能一夜不停地轮流站岗,可烦了,抓那些反动派都来不及呢,鬼知道下一次我又要调配到那里去!嘿,要不是这个抵抗组织,颈区哪有现在这么乱嘛,那些家伙也是出奇的有纪律性,一搞完破坏就拍拍屁股走人,谁都找不到他们,办事效率比我们警察还高呢。为了这个,摩戈尔还说要增补一倍的警力呢。咳,这些家伙,上哪去找这么多人啊!诶,对了,你近来如何啊,这么晚了,接送颈区人回家吗?”

  “别提了,这不今天晚上工厂开酒宴嘛,咱老板请的客,现在要送他回家呢。”弗雷德摆了摆手。

  “哦,挺好的,挺好的。呃,请原谅我的职业病,好吗?站好几天,没有一个人跟我聊上几句,我可要憋坏喽!”华莱士把手并在腰后,走向车的另一侧:“这位先生,麻烦看一下面前的检测器,”华莱士举起一个类似手电筒的棒子对着弗雷德的眼睛扫了一遍,“照这上面看,你的区域服务时数已经达标,可是还没有获得颈区的身份证明啊。”

  “哦,我正在申请中呢,你知道的,他们总会把这种事情搞得特别漫长,不过你误会了,不是我要来的,是车后面的这位。”阿李尴尬地笑了笑,指了指身后,“来总,来总,我们到颈区啦!”

  “什、什么?才不要回什么颈区呢!再过几天,我就是首区的人啦!”黄油厂老板,猛烈地晃动着自己的啤酒肚,似乎随时都有将其甩出去的风险。

  “啊,不好意思先生,刚才没有注意到您!哦,您的身份已确认通过。不过您的指数显示...”华莱士欲言又止,停顿了半晌,见车后的人又呼呼睡去,他转了个身子,又一摇一摆地走回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