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背影
来源:开放征文 中篇科幻完本 | 作者:夜航侠 | 发布时间: 2021-12-06 | 2882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金龙市,拉登和他生产的生化芯片将人类与互联网完美融合,人们不再需要电脑和手机,因为这些芯片已经与人类的脑神经相连,人的任何想法都可以被强大的云端系统捕捉。
  一天,来自另一次元的埃克斯降临在了金龙市。为寻求科技合作,拉登与政府开展了次元交流项目。即将面临退休的工人弗雷德意外被选为交流项目的志愿者,等待他的是没完没了的适应训练。在训练过程中,弗雷德偶然发现拉登科技不可告人的计划,看到了另一个次元的真实样貌。埃克斯为什么要穿越到这个次元?弗雷德最后会否完成交流项目?金龙市的命运又会怎样?
  一场个体与绝对秩序之间的战争拉开序幕。

  粗重的栏杆缓缓升起,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嘿,弗雷德!”华莱士从办公室的窗子里探出头来。

  “怎么了,老兄?”

  “尾区的冬天一向都这么冷吗?”

  “哦是啊,只是今年特别一点,你可别把自己冻坏喽!”弗雷德向着站台里的华莱士挥手示意,向前开去。

  “这警察当的,难怪会被分配到隔离站...”阿里侧着身子,小声嘀咕道。

  “可真有你的啊,已经早早达到能进去颈区的要求了。”

  “咳,现在还说不准呢,没成想刚办好身份证,又给遣回这里来了呢,颈区一旦被吞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去首区的,更多的倒霉家伙会涌向尾区,唉,真不害臊,还没完没了了呢。还是我们来总,早早地就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出路,是吧,来总?”阿李转头看去,回应他的只有起伏的呼噜声。

  夹杂着“登高者为荣”与“人人生而平等”的口号声,在政府的公共理念与抵抗组织的激进思想的一唱一和中,弗雷德一行人在贴满有声横幅的围墙之间穿行。

  “果然,跟我上次来一比,变化可太大了。”弗雷德感慨道,由于颈区的吞并运动,人们早早地向颈区角落扩散,所有人都想靠着离首区近一些,基本上在颈区混得还算可以的或是比较走运的都抢到了位子,剩下来的就是这些没人要的破烂地段,它们离尾区不远。

  一栋栋临时搭建的房屋随处可见,每栋之间设有高墙,同时随着局部地区房屋单位占地面积的增大,道路变得越来越窄,街灯扫下之处,也是同样的死寂,看来颈区人的生存环境,似乎也正在受到巨大的挑战。

  “照这样下去,这里迟早也会落得尾区的下场。”弗雷德皱着眉头,喃喃道。

  “对了,你觉得进到首区的颈区人会有什么样的待遇吗?”阿李冷不丁地问道。

  “不好意思,”随着“哔哔”的两声振动,弗雷德口袋里的移动手机突然闪烁起来,“我接个电话,请稍等。”

  “咳,都这个年代了,你居然还在使用这种手机,就算尾区人很穷,也不至于连一个生化芯片都买不起吧。”阿李嚷道。

  由于安装生化芯片的成本极低,传统手机的发展也受到了来自新时代需求的阻滞,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与新兴科技接轨。可因为某种执念,弗雷德一直没有更换自己手里老化残损的移动机子,身边的人也为此常常来劝说他,他都只是听过就罢,毕竟在某些论题下,弗雷德的立场是相当坚定的。

  弗雷德接通电话后,脸上顿时挤出了喜悦的笑容,“杰克啊,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啊?”

  “弗叔好!我爸爸什么时候能到啊?”电话另一端的杰克大声问道。

  “啊,马上就到了啊,你再等等。怎么,你妈还没有来吗?”

  “还没呢,不过也快啦,说不定你们俩能撞个正着呢。”

  “哈哈,傻孩子!你一个人晚上饿吗,饿了的话记得去旁边的面馆点一碗啊。”

  “哎呀,弗叔,我上次不是跟您说过了嘛,那家面馆老早关门了,附近能吃的也没啥的了,除了一家汉堡店,但我不太喜欢去吃,那里的服务员老是会塞一些过期的生菜。不过幸好,我还有方便面呢。”

  “啊好,好!你现在在干什么呀?”

  “还能干什么,看电影呗。你知不知道梅森最近出了首新歌啊,哎呀可好听了!”

  “梅森?瞧你叔叔,又给忘了!他是哪位大明星来着?”

  “梅森,梅森,梅森啊!那个歌手啊,我妈也经常听他的歌的,还是金龙市的形象代言人哪!”

  “哦哦,想起来了!叔叔回头就去听他的新歌,还是你这里知道的消息多啊!那先不聊了,叔叔开车呢,你快点睡吧,我一会上来检查。”

  “是!弗叔!”杰克挂断了电话。

  “呦,阿弗,又跟来总儿子打电话哪。”阿李又连忙凑过身子,“可真有一手的啊你,到时候首区名单铁定有你一份啊。”

  “什么首区名单!随你怎么说吧!”弗雷德显得有些不耐烦。

  不过好在,他想,至少还有两个秘密没有让任何人,尤其是阿李知晓,目前最大的两个秘密。

  明天,弗雷德将会受邀前往首区,领取彩票头奖奖励。要说弗雷德一生中对于某项事物钻研最深的,那非买彩票莫属了,可能是迫于对现实的失望,他开始沉迷于变化不定的百分数。

  弗雷德一个月一般要买三到四次彩票,其中包括当日开奖和当月开奖的,其对于该领域的理解不亚于任何概率学专家,不光是彩票奖金的升降趋势和中奖的可能性,就连开奖员摇骰子的力度都有过深入的剖析。尽管每次都能领到那么几块钱,也算是能够值回本钱,弗雷德还是为自己出众的意识感到愤愤不平,他一直觉得他这辈子还有一个大奖没有拿到。

  直到上周前,售票站单独开设了一种特殊彩票,据说是由首区政府直接出资授理,不用花钱就能拿票——这么好的机会,弗雷德自然没有放过,不知是意料之中还是情理之外,当全市唯一一个头奖号码与自己的号相匹配时,弗雷德表现出了相当反常的平静,他围着出租棚转了好几个圈子后,又出门抽了包烟,脑子里想出了一个方案,一个如何来使用这笔奖金的方案,而这可能就是对他如此痴迷随机事物的最好阐释。

  “来总,该醒醒啦,我们到家啦!阿弗,咱们去扶来总一把。”说罢,两人下了车,将睡眼惺忪的黄油厂老板搭起,老板的体重,压得两名忠诚的员工喘不过气来。

  “来总可...真结实啊。”

  “再坚持一下。”弗雷德喘着粗气,眼神有些迷离,他心跳加速,脸部发涨,双脚也止不住地颤抖,好像随时都要跨下,果然是力不从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