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我的生活
来源:月食奖征文 | 作者:水清月影 | 发布时间: 2020-05-31 | 1313 次浏览 | 分享到:
火星人类世界里一位男子因为工作压力产生了头痛、幻觉的病。他向公司请了假,寻找家乡,寻找自己。一路上他遇到了一系列事情让他对生活、社会、人类产生了怀疑。写火星也是写地球,写未来也是写现在。在层层困扰中他越加的迷失和彷徨。
  我不明白是机器越发的像人,还是人越发的像机器。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医生,它劝我好好休息一阵子,并给我拿了些安神止痛的药来缓解我的头痛。公司知道我的情况后准许了我的病假,我要想的只是该怎么休息了。我知道我可以摆脱枯燥的设计工作了,不用理会公司精确到分秒的工作规划,让我还记得我还是个人。我想到了家乡,火星上一个没有了关于我的记忆的家乡。
  
  我坐上了通往家乡的高速列车,说实话这里的服务差到极点了,提供服务的机器人半天也没见到一次,列车设备也是很久没有修理的样子,晃动的响声就像是我花钱去听刺耳嘈杂的音乐会。但他们不会害怕没有顾客,因为整个周围很大的区域里只有这一家列车公司,他们早已垄断了这片区域。列车快速的飞驰着,周围的景物也模糊的看不清。说到底也没什么可看,列车行程外面有一层极其坚固的罩子,黄褐色的,已经与土地融为了一体,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植被。据我所知保护罩是要建成两层的,一层保护罩出现损坏极其容易发生危险,但是列车公司否决了这个方法,原因是花费太高。
  
  车行驶到一半,过了繁华的都市圈,到达了工业区。原本空荡的车厢顿时满了起来,上来了许多工人和劳动者。一位健壮的中年男子坐在了我的旁边,刚坐下身,他身上的热量和活力就迎面而来,巍峨的身躯占据了座位并越到了我的位置。他摆着一副憨厚的脸色对着我说了声“抱歉”。我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的点点头以示明白。
  
  列车飞速的前进,旁边的男人稳定了身子,我这才看清了他的手臂,或者说是不得不正视他的手臂。那是一只足够大的机械手臂,正合他的体型相衬,安置在肘关节处,而这种重型的机器手臂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了的。他显露着机械的外壳,没有覆盖人工皮肤,使这个装置露出原本冰冷的模样。这人何至于不装上皮肤呢?有些暴力性的人偏好于钢铁的力量而故意显露,更有甚者截断原本的手臂换上机械手臂。但眼前的人并不像那类人。我思来想去,莫不是一个舍不得花钱的人吗?诚然人工皮肤不贵,但以后的保养是不少花钱的。
  
  我思考了很久,或是眼睛一直盯着男子的手臂让他发觉了。他挥着自己的机械手臂向我打招呼,我猛然间回过了神。对他说道:“对不起啊,只是有点好奇。”
  
  他没有露出不快的表情反而大大咧咧地回答我,露出了自豪的神色。“这有什么吗?这很常见啊,若要看只管看个够。”
  
  他伸手靠近,我本不想在劳烦他。但是看仔细后却让我产生了疑惑。我问他:“什么时候安装的这个手臂?”他说:“两年前,因为意外失去了手臂。有什么问题吗?”他善意的回答却让我有些羞愧。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又询问了另一个问题,“手臂灵活吗?可曾出过问题?”
  
  他摇着头说,“没有”。
  
  我长舒了一口气。毫无疑问,这个机械手臂是我们公司生产的,属于十几年前已经淘汰停产的落后产品。我想对他说出原由,但又不知如何下口,生怕扯出什么麻烦。这时列车到站了,我站起身对他说了一句:“最好去正规商店里维修换新。”他没再回话,沉默的低着头。出门的那一刻,我回头看到了他,脸上露出的那一丝苦笑。
  
  我真切的感受到脚下的土地是陌生的,完全没有关乎我记忆的存在。我在这里出生,却不在这里长大。父母很早从这里离去,又很早的死去,脑海中关于家乡和父母的记忆都似云烟消散了。
  
  我打开了隐藏的智能终端,开机的瞬间,漫天的广告就插播出来。有关于安神的药物,飞行器的推荐,还有最新的机器义肢......我没有感到惊讶,广告的推送一向如此,像是未卜先知般的知晓我的经历——不管我是否需要。
  
  我花费了一些钱一次性消除了所有广告,这实在是太过烦人。我原本是按月份交过钱购买消除广告的服务,但是现在出现了高级的广告,需要购买更高级的消除服务。我厌恶这种无极限的贪婪而停止了续费,导致了我如今花费更多的钱来消除广告。
  
  我用智能终端搜索了附近的道路,在它的指引下我慢慢走到了一个城市的外围。我看清了眼前城市的模样,鳞次栉比的高楼建筑排列在一起,道路像城市的血管纵横交错,报废维修的、刚刚建成的建筑都聚集在一处。中间矗立着一座极高的信号塔,足足百十米之高,城市里的智能机器全都受它控制。浮在半空中的飞行器来来回回的在高楼中穿梭,智能巡警永不休息的戒备着,以防事故的发生。
  
  进入了城市范围,我拒绝了载客的飞行器,时间多的足够我随意闲逛了。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沿着道路走着,时不时打量两旁的警备机器人。他们全神贯注的观察周围的情况,没有一丝的松懈,而周围的人类对他们熟视无睹,显然是早已习惯。
  
  突然间一个奔跑的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力,我看出了他腿脚不便,右腿明显是老旧的机械腿,以至于我都听到了关节撞击的响声。他转身进了小的道路,身后还跟随着一个警用机器人。机器人的设备要比前者好的多,那是正流行的新型骨骼装置,由我们公司设计和生产,其性能优于市面上的绝大部分产品。
  
  出于好奇我跟了上去,当我转进那个巷路时就看到了他们。男子被机器人压在了身下,正好露出了右腿的原貌。不出所料是已经淘汰的产品,银亮色的表面上已经有多处破损,并且缺少了部分零件。警用机器用原装的右腿压在男人肩膀靠上的位置,使其动弹不得。或许是它用的力度过大,男子发出了有气无力的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