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火星之梦
来源:月食奖征文 | 作者:郭潇凡 | 发布时间: 2020-05-31 | 2269 次浏览 | 分享到:
人类在火星建立了第一个移民城市。靠着地球带来的资源和技术,火星移民克服了诸多障碍,艰难而又乐观地生活着。随着无线虚拟技术(梦之电波)的到来,火星移民的精神生活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困扰火星移民的抑郁问题也得到了很大的缓解。新一代在火星出生的人,越来越多沉浸在虚拟世界中。
然而,地球最终发生了意外,变为一片红色的火海,火星移民失去了来自地球的支持,生存环境越加严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现实失去了信心,打算永远进入虚拟世界,在火星永眠……
  一
  
  今天,火星的沙尘暴如约而至,漫天红沙,随风飞舞。
  
  50岁的我正独自驾驶着火星车行驶在斯科特市的街道上。狂风把车子吹得左右摇摆。风沙实在太大,已经严重影响了视线,我不得不打开车内自带的除沙装置,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吸气声,前挡风玻璃的沙子被吸进了车内的沙粒储存箱,前方才逐渐清晰起来。远处核电站里四根巨大的核岛柱,只剩下一根还在发着微弱暗淡的光。周围的建筑破烂不堪,很多都已经倒塌,大片大片空旷的废墟,看不见一个人影。
  
  此时,收音机中放起了一首10年前的经典老歌《火星之梦》:
  
  我只在梦中见过夕阳西下的绚烂云彩,
  
  也只在梦中听过海浪拍打礁石的低吟。
  
  我只在梦中感受过雨滴抚摸着大地的轻柔,
  
  也只在梦中祈愿过漫天飞雪对大地的祝福。
  
  我更是只能在梦中领略那雄伟壮丽的古城,
  
  而我醒来时,唯一能看见的,
  
  只有漫天的红沙和蓝色的太阳。
  
  就算在20年后的今天,那晚的夜空仍然历历在目。火星夏天的夜空高踞顶上,神秘而又深邃,深邃到会让你感到恐怖。那个泛着蓝光的亮点在星空的尽头闪耀着,一颗颗小行星拖着针一样的尾巴划过深邃的天空。你仰头专注地凝望星空,这一切都映在你如湖水般明澈的黑色眼眸中。你说火星夏天的夜空是你唯一喜欢的美景。每当一颗小行星划过,你都会兴奋地数着,大声地尖叫。直到有一颗小行星划过夜空中那泛着蓝光的小亮点,你会低下头,泪水终于在你眼中打转。
  
  记忆真是奇妙的东西,许多年以后,反而是梦中的景象更加清晰,梦里那金色的沙子,温暖的夕阳,和你留下沙地上美丽的脚印,总是率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沿着你在沙子上的脚印一路追去,可你并不在脚印的尽头。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向着永恒之梦大厦驶去。此时风更大了,伴随着狂风,红色的细小沙粒狠狠抽打在侧面车窗上,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像是一个个英勇的战士做着决死冲锋。在目光所及的远处,是一望无际的红色沙漠,一股股风暴从地平线上汹涌而出,犹如一头头红色的远古巨兽在地平线处赛跑。附近凋敝破烂的建筑在红色的风沙中变得越来越模糊,犹如油画上被盖了一层红色的薄纱。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会感到非常压抑,那是一种随时会被吞没的感觉。
  
  火星时间10分钟后,我终于独自站在永恒之梦公司大厦门前,仰头望着这座令我魂牵梦绕的建筑。
  
  这是一座磁悬浮建筑,外观极像一座美洲阿兹科特人的金字塔,整个建筑悬浮于空中50米。由于火星土壤中硫含量为地球的100倍,对地基腐蚀程度极高,普通建筑的寿命几乎很难达到20年。磁悬浮建筑没有地基,可以有效防止地下硫化物的腐蚀,建筑寿命高达100年。但和20年前相比,这座曾经辉煌的美洲金字塔也已经变得凋敝不堪。
  
  我向大厦上方摆了摆手,示意要进去。悬浮于空中的门很快打开了,从地面上望去,门内闪闪发光,犹如一道天堂之门在朦胧的红色中向地面上的人招手。此时,一条坡度极大的石梯瞬间浮在眼前。石梯相当陡,整个梯子与地面几乎成60度的夹角,要想爬上去必须手脚并用,费很大力气,兴许一不留神还会摔下来。
  
  这便是饱受诟病的梦之石梯,许多人都认为石梯对攀爬者实在是太不友好,但永恒之梦公司一直拒绝作出改变,他们声称这个创意来自于吴哥窟的石梯,可以让攀爬者体会到追逐梦想的艰辛,就如同古代高棉佛教徒弯腰弓背,爬上浮屠塔礼佛的场景。
  
  我踏上了石梯,在漫天红沙的“地狱”中,艰难而缓慢地向“天堂之门”爬行着。
  
  等到我费尽力气爬到顶端,早已是气喘吁吁,全身湿透,我累得坐在了门前露天的平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高处的风沙更加猛烈,一些沙子借机钻进了我的嘴里,使我在疲惫的同时感到了一阵恶心。
  
  “你好,恭喜通过了梦之阶梯,欢迎来体验梦的旅程。”一个手拿魔棒,身后带翼的男子迎了上来。
  
  我把满嘴的红沙咽了咽,仰头仔细观察这个男子。毫无疑问,他是个AI机器人。男子的装束简直就是地球希腊神话中掌管梦境的神灵修普诺斯,听说当他敲打魔棒或是扇动翅膀的时,人就会入睡。除了这唯一的AI机器人,这里应该也没有人了吧,
  
  我擦了擦汗,坚定地回答道:“我要做个永眠者。”
  
  二
  
  修普诺斯平静地望着我,又望了望远处红色的风沙,说道:“火星世界的环境确实是太过严酷,成为永眠者是个解脱,恭喜你。”
  
  他手中的魔棒闪闪发光,那是梦之电波发射器。魔棒与中央主机无线连接,可以随时发出梦之电波。
  
  修普诺斯继续说道:“无线虚拟技术确实是个伟大的发明,人们只需接受梦之电波的照射就可以进入虚拟世界,体验虚拟世界的各种美好。当然一部分人选择永远逃避现实,做个永眠者,这在火星严酷的现实面前,确实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修普诺斯轻轻挥了挥手中的魔棒,梦之电波立刻轻触我的额头。
  
  此时周围的红沙瞬间散去,天空瞬间变得晴朗起来,整个穹顶如同360度电影开始变得动态。站在梦之阶梯的顶端,我看到了夕阳西下时天空绚烂的云彩,听到了海浪拍打礁石的低声呻吟,感觉到了雨滴落在泥土上抚摸大地的轻柔,接受了漫天飞雪对大地的祝福。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