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交叉点
来源:月食奖征文 | 作者:Azure | 发布时间: 2020-05-31 | 1444 次浏览 | 分享到:
这个故事讲得是由于一些原因导致的多个宇宙,时间交叉的事件。江泽秋似乎与这个故事没有关系,但他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01
  
  江泽秋坐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看了看手表。
  
  此时已经是八点过七分了。
  
  “要是没什么意外的话,今天不会迟到的。”江泽秋在心里想。
  
  公交车晃了晃,转了个弯。突然,巨响一声。车上大多数人都踮起脚尖向外看。
  
  一时间车上议论纷纷。
  
  “天哪,那辆车怎么会撞成那个样子!”
  
  “那是辆德系车,不撞成那样才怪呢。”
  
  江泽秋往车外看,是一起车祸。车祸在这个城市并不少见,可少见的是那辆车竟然是撞上了小学的自动门上。按理说,车撞到了那种自动门应该什么事都没有。可那辆车竟然前面全撞毁了。
  
  司机站起来清了清嗓子,用他老年人特有的“额,各位乘客由于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所以的话啊,我们要绕个道啊,请大家谅解啊。”
  
  一时间车上哀怨连连
  
  江泽秋走到司机面前“喂,司机我有急事能不能让我先下车。”
  
  “这怎么行呢!我们公司有规定不能让乘客在路上...”
  
  江泽秋往驾驶座看了一眼,他迅速按下开门按钮。随后准备冲下去,可那司机眼急手速。一把抓住了江泽秋。
  
  “大爷,我真的有急事。求求你让我先走吧。我公司的主任要是发现我迟到了,可是要罚钱呀。要是罚了钱我这个月可要吃土了。”
  
  “小伙子,我跟你说你要是早点说这些,那我就早点把你放下去了。”
  
  公交车又晃了晃。江泽秋迅速冲下车。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再快点,他的上司徐主任一定会把他骂的狗血淋头的。
  
  江泽秋刚刚进入公司大门,就看见徐主任在训斥一位新人。他小心地从徐主任后面钻过去,可还是被发现了。
  
  徐主任用他略带有沙哑声的嗓子说道“怎么回事啊!小江不是我说你,天天迟到,天天迟到。这成何体统啊。”
  
  “我,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了车祸。堵了路啊”
  
  “堵了路?那我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堵路啊,怎么这车祸就要你碰见啊。我怎么没碰见啊....”
  
  江泽秋低下头,没有说一句话。
  
  “好了好了,你先进去做工作。”
  
  江泽秋连忙应答“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工作。”
  
  02
  
  现在已是晚上十点了,大街上已没有什么人。而江泽秋才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他坐在公交车的站台,靠在栏杆上。抱怨着今天的一切,但他不敢说出声。因为这些话一旦出口他就一定会被另一些人嘲笑,他可不喜欢这种感受。
  
  “他妈的,天天这么晚下班。能不迟到才怪啊。”
  
  末班车开了过来。
  
  躺在床上的江泽秋什么也不想做,只想默默地刷手机。
  
  深夜他已经睡着了,但突然他被淋湿。江泽秋本能的睁开眼,却被水模糊了眼。他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位同样是全身都是水的女人,那个女人左手拿着个红色的空桶,那是江泽秋洗手间的桶,而女人的右手却拿着一把水果刀。还没等江泽秋反应过来,那女人已经把水果刀插入了江泽秋脖子的大动脉。鲜血喷涌而出,江泽秋无力的叫出声。但这是没有用的,他什么也发不出,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凭他的鲜血和他身上的水相互交融。
  
  终于江泽秋的身体在痛苦中昏死过去,但他的精神还没有消散。眼睛刚闭上身体的痛苦就消失了,而当他再睁开眼时他看见了一间干净的卧室。他躺在卧室的床上(这显然不能算作躺,因为他的身体是弯着的)这种姿势让他很不舒服,于是他坐在床上,背靠在床头板。
  
  “你怎么样?感觉还好吧。”
  
  江泽秋扭过头,看见了一个背朝着他的女人。那个女人正在对着镜子涂口红,江泽秋通过镜子看见女人的正脸,是一个很漂亮的但又不妖艳的脸。
  
  那个女人边涂口红边说“你还记得吗?”
  
  江泽秋愣了好一会,才从嘴里说出几个字“记...记得什么?”
  
  “你被我捅了一刀啊,你不记得吗?”
  
  “你?我被你捅了一刀。那个全身湿的女人是你,诶,不...不对我既然被你捅了一刀。那我怎么还活着。”
  
  “你是叫江泽秋对吧,我叫程亦瑶。是一名大学学生,学宇宙观测的。”
  
  “你先告诉我我怎么会还活着。”
  
  程亦瑶听到江泽秋说的话,停下涂口红。
  
  “我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额不,不是世界。我们不是一个宇宙的,我是其他宇宙的。平行宇宙,平行宇宙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多元宇宙,哎呀都是同一个概念。你知道吗?”
  
  江泽秋摇了摇头
  
  “不知道也没关系,多看看书吧.”程亦瑶拉开抽屉,两只手在里面翻来翻去的。好一会整个房间只有程亦瑶翻找东西的声音,最终她拿出了一本笔记本。
  
  “就是这个《量子宇宙与观察坍塌》,好好看啊看不懂没关系,我教你啊。”
  
  程亦瑶将笔记本扔给江泽秋。
  
  江泽秋打开书看了看,里面全是手写的字“你这本‘书’怎么有点不像是书啊。更像是上课做的笔记啊。”
  
  “别在意这些细节。对了,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刺你一刀呢?”
  
  “对呀,你为..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