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时间的故事》
来源: | 作者:张建凯 | 发布时间: 2020-02-21 | 1634 次浏览 | 分享到:
《时间的故事》作者:张建凯
  他
  爆炸声在不远处阵阵响起,韩昭对这声音早就习以为常,把它视为生活的杂音。仪表盘显示,距离安全区只剩一小段距离了,这使韩昭稍稍放下心来。但洋与孩子的面容无时无刻不浮现在他面前,使他的心仿佛被一块沉重的金属压着,令他喘不过气来。韩昭的机甲守护的是平民区353,里面有约十五万人,几乎都是妇女儿童,因为男人都前往战场了。洋是在平民区8遇袭的,里面也都是妇女和儿童。遇袭前见的最后一面,是洋送韩昭离开家去前线,那天洋对他说,你要好好活着。但洋却先他而去了。接到消息的那天韩昭心里只有迷茫,他当天继续正常工作,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但第二天早上他睁开眼后,泪水开始抑制不住地向下流,妻儿的脸占据了他视线的全部。渐渐平民箱被敌军攻击成为了常见的事,这也使韩昭被调到现在的岗位,与七名同事一起保护运送中的平民箱。
  爆炸声又一次响起,但这一次听起来却如此之近,仿佛就在耳边。通讯器上一名同事的消息解释了原因。
  “我被击中了”
  那名同事的头像暗了下去。
  爆炸声继续轰鸣。
  十秒后,又有三名战友的头像变成灰色。敌人应该使用了电磁封闭炸弹,它会造成电流短路从而使战友的机器成为废铁。看得出敌人的攻击有着精细的部署。韩昭立刻切换了机甲的能源供应,但立刻又有两枚更具杀伤力的炮弹打了过来。
  只觉得天旋地转,韩昭感觉自己的头部撞到了什么。他挣扎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去了一般。看到通讯器上已无亮点,眼睛又沉重地闭上。队友应该都丧失了作战能力。
  韩昭觉得自己很累了,要做一场长久的梦了,口中的血腥味,耳旁系统失灵的滴滴声,都隐去了。他只感到无边的黑暗。
  可以休息了,他最后想,他甚至感到一阵放松。
  但在黑暗中,他看到两个明亮的光点,那是洋和孩子,她们在向他招手。
  韩昭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了。
  费力地将眼皮抬起,血腥味又重新出现。敌方士兵已越过他,正试图打开那道关系十几万平民生命的门。
  韩昭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启动了自毁程序。那场爆炸会替他守护身后的平民。
  这下可以休息了,他想。
  闭上眼,洋和孩子向他走来,孩子在开心地笑。
  她
  周影尖叫一声醒来,冲天的火焰仿佛还在她面前燃烧。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她想,也许是几周前看的那部战争电影的缘故吧。此时尚是深夜,那场梦却扰得周影无法继续安心入眠。她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将其放入两唇间,慢慢点燃。她深吸一口,享受烟带来的轻松感觉。看着烟圈在空中飘荡,她却忘了看那部电影时的身边人。老徐?不,他不喜欢这种激烈的战争片。小王?她暗自摇了摇头,她与小王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能够一起看电影的程度。孙先生?这不可能,她不希望与孙先生有过于亲密的接触。这个疑问紧紧抓住周影的心,驱散了烟带来的超脱。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打开了聊天记录。在反复翻阅之后,她竟没有找到与之相关的内容,反而看到孙先生后,心中又起了波澜。她无法忍受孙先生那偏激的性格,可又不知道如何远离他。孙先生已多次向她示爱,希望可以一直与她生活。这令她心烦不已。无意间看到通讯录,她突然醒悟过来,那人已被她删除了联系方式。拿到钱后立即消失,这是她为自己定的一个规矩,她不想与那些男人再有什么瓜葛。
  这时电话响了,是小王的。周影听了几秒铃声,选择了拒绝。虽然不明白小王为什么要这么晚还打过电话来,但她此刻只想静静地吸完这支烟。于是她关闭了所有通讯方式,就只是吸烟。看着烟圈飞舞,她真有种脱离世俗的感觉。所有那些与她曾经有关系的男人都一一向后退去,除了他。在烟里,他的形象慢慢变得清晰。目光渐渐从空中转移到胳膊上,那里有只漂亮的火红凤凰,是为他纹的。可自己早已不在他的心里了,周影深吸了一口,他也一定把那只青龙去掉了吧。烟终于燃尽了它的生命。
  周影并没有立即拿出另一支烟。夜还在散发它独有的魅力,周影看到,窗外的灯群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许多闪烁着的细微光点在不停地移动,令她陶醉其中。可不久她便看到,在光点的下方,还有许多同胞在辛劳地工作,这把她拉回了沉重的现实。正在工作的同胞们外观上看起来都很相似,因为被调整成了H8型,这更有利于搬运笨重物品。他们如此努力地工作,只是为了能够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周影的房子很轻易地就得到了,可这也令她没有获得感,仿佛自己只是暂住。这套房子是他们分手前他送的,之后他便把周影的个人信息在存储器也就是心里删除了。有一位前辈曾经说过:“爱是我们最难从人类那里学来的。”周影却在他那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爱。在他离去后,周影希望从其他同胞那里再一次触碰爱,却始终没有同胞能够再次令她心动。与他在一起时两个人仿佛是同一个器皿中的液体,相互交融恍若一体。但与其他同胞在一起时就像隔着瓶子,内部永远也无法真正触碰。她想,难道这是因为自己专一吗?专一对人类来讲似乎是一个好词,但这也使她诚惶诚恐。她不认为自己配这样一个称赞的词。学习人类文化也就是几十年前的事,那时同胞空虚的内心甚至使整个社会都趋于崩溃,权衡之后管理会决定利用人类文化充实同胞们无处安放的心,并开启了学习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