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何时展丹青》
来源: | 作者:风铮 | 发布时间: 2020-02-21 | 1772 次浏览 | 分享到:
《何时展丹青》作者:风铮
  王大宽在青石砌成的阅兵楼上坐着,我站在他身旁。相传,这里原是三国时横江将军鲁肃的阅兵之台。正是深秋,江南的秋风里却没有一丝水气,如同秋围时的烈马,挟着漫天的尘雾划过我的脸。我抬头望向天空,水墨色的天幕被一道天光撕裂,灰白的光映在阅兵楼下起义军闪亮的肩章和武器上;“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啊,我想道。那寒光刺痛了我的眼,我的心也跟着痛起来。
  从18岁那年被送入军营,至今不过七个年头。我曾是一名士兵,却似乎学不来那“军人的血性”,在营里混了五年不过是个小队长。两年前,我在一次与抗议者的小规模冲突中受伤,在剧痛中晕了过去。
  我以为自己死了--恍惚中我甚至看到了泛着白光的天堂。不知什么时候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病房里,白色的床和闪着彩光的仪器摆在房间正中央,除此之外房间是连绵不断的淡蓝色,像三月淡淡的晴空。
  我抓着雪白的床单,是尼龙布的质感,很真实。我正准备掐一下自己,眼前骤然出现了一行蓝色的小字:“你好。
  我吓呆了。愣了几秒,我伸出手去摸,可那字看得见摸不着,仿佛悬浮在空中。“看得见吧?你还活着!”那蓝字说道。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蓝字消失了,几个穿着统一白色制服的人推门而入,走到我面前。为首的是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他带着友善的微笑对我说道:“恭喜你重获新生!
  “新生?什么新生?还有,我眼前怎么会有那些蓝字?”我问道。
  黑框眼镜一如既往地笑着,说道:“听说你18岁就参军了吧?那些繁杂的原理技术恐怕有些难懂,你也不感兴趣。简单来说,我们救活了你,你还活着,只是我们可以通过芯片与你联系,就是你说的蓝字。
  “那为什么要搞那么一个…芯片?
  “因为,怎么说呢,”他短暂的顿了一下,“有一项特殊的任务要交给你。
  “我?为什么是我?什么任务?
  那黑框眼镜又笑了,“会有人向你解释的。
  之后,我一头雾水地被要求做了好多测试。具体结果不得而知,可我自我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就好像一觉睡到了自然醒,能量充沛,充满活力。
  最后,一名女军官造访,我才终于知道了我的“任务”是什么。
  联合政府湘南省区军事总督王大宽是中央委员会副总书记韦成的表弟,王大宽凭借家中势力坐上总督之位,之后便不见有升迁之势;而韦成原本官低于他,凭着斐然的政绩,几年来步步高升,直至官至王大宽之上。兄弟二人从小不和,由于怀疑王大宽会生出嫉妒之心,进而与反动组织联合发动兵变,联合政府派我接近王大宽并监视他。
  原来是要我接近一个反叛的老总督啊。听说王大宽酷爱马术,我便化名李文,在马场大秀自己的马术技巧和强健体魄,就此“偶遇”了王大宽。他对我赞赏不已,言谈间也颇为投机,当我说明自己双亲早亡,伶仃孤苦时,他便热情地邀请我去他府上小住。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简直出乎我的意料,我甚至有些怀疑--一个军事总督,怎会如此豪爽大气而不张心计?是不是他的眼线已经暗中得知我的身份,准备将计就计?
  在之后的相处中,我发现,是我多虑了。近来没有大的战争,他几乎不管军务政事,其纵情游乐的洒脱架势总让我想到诗仙李太白。他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比我大不了几岁,看起来很年轻、血气方刚,言谈中从未提到过他表兄韦成,更不用说反叛兵变了。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发现不止作为李文,就是作为我自己,也与他很聊得来。他从未提“小住”的期限,我也不愿走,“小住”变成了“长住”,我们开始称兄道弟。在此期间蓝字一直沉默,只是宣告自己的存在似的说了一句:“似乎一切正常?”我点了点头。
  三个月后的一天,王大宽神秘地把我叫到他的书房。“小文弟啊,我最近潜心钻研古代诗画,感觉…颇有所得!我花了整整三天时间,做出了一幅《春秋花鸟图》,你看看?”我很惊讶,他居然懂得吟诗作画?看着他得意洋洋的表情,我只觉得佩服,只怕他真是李白转世吧。画卷在书桌上缓缓展开--只见一条又长又粗,弯折扭曲的黑线,从画的一端连到另一端;黑线上下,画着三朵硕大的大红色的花,那花每朵四个花瓣,像电风扇的大叶片,正中间点着一摊黄色,还混杂着黑色斑点;那红色的花旁站着一只灰黑的大鸟,那气势简直像牡丹旁站着一只大乌鸦。右上角还有几个鲜绿色的三角形锥子,大概是远处的青山…画旁,笔触时深时浅、歪歪扭扭地写着两行“诗”:春花秋月最美好,红花绿叶衬飞鸟。古来长江东逝水,今天美景青山绕。
  我抿着嘴看向他,只见他像个邀功的孩子似的瞪着眼睛,满脸期盼,嘴角的笑意分明地写着自信与得意。我再也忍不住,在他面前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直到喘不过气来,最后断断续续地挤出半句话,“我靠…大哥…你这叫'古代诗画'?你那是…树干?那一坨黄的,是…花蕊?那黑的是什么?苍蝇吗?还有…'美景'?还'最美好'?…这…也太丑了吧…”
  他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了,说道:“那是蜜蜂…哼!”天哪,我没忍住,说错话了!他生气了,怎么办?我语无伦次地试图解释:“那个…大宽哥,对不起,我…”他打断我,“哼,我就说嘛,我问那几个什么总参谋、主事参谋、军政参谋,一个个都说这是'笔墨抒胸臆,妙手绘丹青',把我夸到天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