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拉普拉斯信条
来源:月食奖征文第四期 | 作者:淡看风云 | 发布时间: 2022-01-30 | 1135 次浏览 | 分享到:

  七月,夏日炎炎酷热难当,哪怕是傍晚依旧是闷热难耐。蒋均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神情中满是落寞凄苦。他失业了,在这座异乡的城市里,再没有什么能与他产生联系了。辛勤工作了三年,原本的美好憧憬,慢慢被琐碎与麻木替代,慢慢滑入冰冷与绝望。房租早已经逾期,工资已有半年没有开过了,在经历了最后几个月的激情、坚持、挣扎后,最不想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公司老板消失了,就在他声嘶力竭地吼出豪言壮语的几个小时后,同时蒋均也被赶出了出租屋。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背靠着破败的“鬼屋”,在这闷热的夏日傍晚里,蒋均似乎感受到一股诡诞的凄凉。这里曾是个游乐场的,后来也许是因为经营不善,也许是因为市区规划,便就拆除了,只留下这些破破烂烂的建筑斑杂横陈着。蒋均选择这里主要是因为这里人迹罕至,傍晚纳凉的人们很少来的,他需要个安静的地方,梳理下自己颓败的心情,还有就是,他需要个过夜的地方,而这里至少不会打扰别人,亦不会被人打扰。


  “唉,现在该如何是好……”蒋均双眼放空望着天空,不自觉地呢喃出声。


  回想近些年的遭遇,心底莫名地烦躁起来,不知从何时起生活就好似与他作对一般,变得诸事不顺起来,似乎是从毕业时开始的,也可能是更早以前,总之是,自己在被生活莫名地簇拥下裹挟着一路前行着,在一个又一个的路口,那股莫名的推力强制被动地让他做出了一次又一次幼稚而又好笑的抉择。


  “如今的境地也许早已注定。”蒋均无力地摇摇头。看着慢慢阴沉下来的天空,收起胡思乱想。摸了摸口袋里仅存的二十块钱,开始思索起明天如何找一份新工作来。


  三年的工作经验,刚够上填写简历的门槛,只希望自己运气别太坏,别再遇到骗子公司。蒋均叹了口气,瞧瞧自己如今的境地,竟哑然失笑起来,就算再遇到骗子公司又如何,至少还能提供三餐,还能有个睡觉的地方,除了那些恼人的励志口号,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比现在要好的多。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公园里嬉闹的声音渐稀,蒋均摇了摇发酸的脖颈,顺势躺在长椅上,望着没有星光的浓厚云层,努力着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小伙子,游玩时间已经过了。”


  一个平和的声音突然在他身旁响起,蒋均慌忙坐起身,只见一位衣着简朴的老人,正微笑着看着他。


  “噢,不。我不是来游玩的,我只是……想在这里休息一下。”蒋均歉意地看着老人,欲言又止。


  “哦,我以为你是来游玩的呢,像很多人一样,想在平静的生活中体验一下刺激。”老人温和地笑着,指了指蒋均身后的“鬼屋”。


  “我的生活已经很刺激了,已经快让我脆弱的心脏不堪重负了。”蒋均也无奈地笑了笑,身子往旁边挪了挪,给老人腾出了个座位。


  “那看来你的生活一定很精彩。”老人挨着蒋均,也坐在了长椅上。


  “精彩?我倒是不希望这么精彩。”蒋均对于这些不痛不痒的闲聊,有些意兴阑珊,他有些后悔给老人让座了。


  “人生本就是一种体验,在平凡处探找激情,在激情后叹思真挚,最后又会将真挚掩埋于琐碎之中,然后又会继续故作出平凡而又世故的模样,开始新一圈的轮回。”老人笑着看了看毫无聊兴的蒋均,指了指身后的“鬼屋”又说道:“来我这里体验的都是这样的人。”


  蒋均瞥了眼“鬼屋”那破败的建筑,有气无力地回了句,“那你的生意一定很不好。”


  “还可以,这几年也做了几单,算是完成上级子指派的任务,毕竟我是个生意人。”


  “就这,还有任务?”蒋均面带嗤笑,无趣地摇摇头。


  “当然,我是个生意人,我来自未来。”老人正色起来。


  蒋均抬头望着远处的莹莹灯火,盘算着是否换把长椅,他已经确定了这老头一定是个骗子,懒得再搭话了。


  “那‘鬼屋’只是伪装,当遇到真正的客户时,才会显露出它的真实面目,其实那是一部时光机……”


  “你是不是还想说之所以会告诉我,是因为我们有缘?”蒋均揶揄道。


  “有缘?”老人明显楞了一下,随后又笑着道:“我是个生意人,当然是为了做生意,怎么样,年轻人?想不想体验下未来的终极科技,现在正在优惠酬宾,买三赠一哦!”


  蒋均扫了眼面带微笑的老人,站起身来,决定换把长椅躺着。


  “你就没有想去的未来,或是过去?”老人继续蛊惑道。


  “有,我想去明天,不过不需要你的机器,再过上几个小时就到了。”蒋均生硬地丢下一句话,迈步向远处长椅走去。


  “为什么不试试呢?年轻人也许会有惊喜哦。”老人也站起身来,紧随其后。


  蒋均对这个在耳边喋喋不休的骗子已是恼怒不已,一股怒意在胸中汹涌翻腾。“好,时光机是吧!我就穿越给你看。”说着大踏步向“鬼屋”走去。


  “鬼屋”的入口像个恶鬼的嘴巴,初建时一定很骇人,蒋均暗想。只是如今看来却是落魄的很,破损斑驳的样子倒像是个小丑。蒋均没在门口停留,他也无心去观赏那破败了的景致,只是想早点拆穿这骗子,早一点让自己的耳根清净一些,毕竟他的烦心事已经够多的了。


  “你这老头,够了吧……”蒋均穿过大门边对着那老人就是一声咆哮,只是他话刚说道一半,却突然戛然而止。


  看着四周白昼光天,闷热的空气扑面而来,大大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蒋均一时间惊愣当场。


  “这是……”


  “明天。也就是刚才的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老人微笑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