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升维战争
来源:月食奖征文第四期 | 作者:风子 | 发布时间: 2022-01-30 | 706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站在一片荒野上,淡淡的日光带来的暖流悉数被冷风吹走,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天空灰得发白,通向远处的铁轨上驶来一辆火车,载着几个幻想着家中沙发的人。


  我闭上眼,感到一阵狂风呼啸而过,阳光被什么东西遮得一片也不剩。睁眼,看到面前的荒原沿一条平滑的曲线翻折而上,与我所在的这半边垂直而立,遮住了太阳;那一边的火车和铁轨树立起来,可重力却好像和地面一起转了向,火车依旧正常行驶着,在我看来好像吸附在竖直墙面上前进的爬虫。这不可能啊,我想。


  眼见为实?掐了一下自己,我不是在梦里。那眼前的奇景该如何解释?又一阵冷风吹过,在失去阳光的阴影中,我仿佛扎进了一个冰坛。现在该是春天,千百年前苏轼就写过“料峭春风吹酒醒”,古往今来,却是没有变啊。也正如被吟咏千年的明月--宇宙恒古不变而无穷无尽…宇宙?我见过一种理论,说宇宙是降维的。眼前之景,一定可以用维度来解释--可这不是降维,是升维!把社会学投向宇宙,那么有限的宇宙资源引起的争夺会导致降维的战争,可是如今看来这好像不太对;宇宙的扩张速度其实远大于文明的扩张速度,因此宇宙对于文明来说是无穷的,而为了赶上宇宙的边缘,获得更多的资源与能量,对于文明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升维。这样说来,地球变成了四维的地球,而我看到的,是从另一个维度看到的景象,只是我的大脑还无法理解。


  可升维,为何如此贸然,没有任何的提醒与准备?不难想见--武器失控。中央政府肯定早已想到这一步了,故而在研究升维武器,试图通过在月球上引爆而使地球升维;只要控制好作用范围,便不会让周围的文明占去便宜。今天,想来是一次实验中失误了,没有控制好范围,从而作用于全球。


  众所周知,这一片荒原被称作“死亡之原”,因为据说这里有僵尸出没。鲜有人知的是,它曾经有个名字,叫做罗布泊。我猜想,中央政府秘密整修了当年的运输铁路,建起了新一个研究基地。铁路虽然远落后于时代,却因远离无孔不入的AI而相对安全。这样说来,我身处于升维的中心。周围的世界已经折叠成我无法理解的样子了,好像地平线被放进了万花筒。那列火车翻出了铁轨,在我眼中生硬的弯曲成三段折线;它一定依然是客观存在的,但驾驶员估计不知该怎么开车了,车上那几位科学家本应能够保持冷静,可是现在可能也失了性命。


  四维的气流穿过我四维的身躯,我的感官在被刷新,感觉有些头晕。我不必探索如何控制四维的身体、处理四维的周遭--我知道,不久后便会有政府的通告讲明所有。我躺下,闭上眼。风向变了十几次,北方--或者说是之前的北方地面--传来阵阵嘈杂,研究中心原来就在那个方向吧。不知道过了多久,阳光再次照亮了我。我睁开眼,进而陷入深深的担忧--太阳也变成四维的了,这次的升维限度到底是多少?要是把大半个宇宙都升了一维,天知道是会造福了千万文明,还是害惨了千万文明。不过,首先被害惨的,是我们自己啊。


  每个文明、每个物种、每个个体,都有其起源和发展。这样的突然升维,违背了发展的规律,也可能终结了许多的起源。起源…起源?可什么是我的起源?我是怎么来到这片荒原的?我…怎么这么轻易的推出维度的变化、宇宙的规律、荒原的位置和真名,还有秘密实验基地的存在?


  没有起源…不好!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闭眼幻想:我的面前有一把尖刀插在土里。睁眼,我拔出刀,刺向自己的胸膛。


  剧痛。惊醒。


  我睁开眼,正想拔掉身上的各种测试仪器,却被围上来的几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按住。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走上前来,俯视着我。我听到:(英语)谢谢你,你为我们提供了重要情报和很有价值的研究方向。


  我干了什么…瘫软下去,我盯着白得耀眼的天花板,说:“我明白了,请让我加入你们的研究吧。我同意收到监视和对我人身自由一定程度上的控制。”


  他们把我安排在一间冷冷的白色房间里。三个摄像头,一张板材书桌,一个木制椅子,一张铁架床,上面置有厚而软的床垫;两个枕头,一厚一薄;一个铁质柜子,下面有两个抽屉;还有一个很小的卫生间。我打量了一番,他们对我真是很上心。只可惜,我得辜负他们的一番心意了。


  我把铁质柜子放到墙角,顶住放稳,又装模作样地移动了一下其他摆件,好像在微调房间布局。忖度着监视器那边的人可能对我的行为放下警惕了,我退到另一个墙角,攒足了劲一头向柜子角撞去。


  剧痛。晕眩。


  我模糊地听到警报声、叫喊声,而好像有什么染红了白色的房间。模糊中我清楚地知道,我即将进入一个梦,而他们,再也无法让我进入另外一个“梦”中了。他们也再无法知道,四维空间是三维的思想无法理解的,而研究所中因实验而进入四维的人,最终只会发疯。正因此,升维是“武器”而非别的什么名词。中央政府早已研究出了让人适应四维的仪器,因而能够进行试验;而他们,注定永远不能走完四维实验的第一步。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把我弄进那个“梦”中从而获取情报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国家的。我还不知道是哪一方会因为认为我“不叛变就无路可走”而如此信任我,以至于对我这么好。


  可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虽然我莫名地当了泄露情报的人,但我也莫名地,或者说蓄意地,把他们引入了深渊。他们无法完成,还会损失一大批优秀的研究人员。我作为中国的研究员,就要去死了,但是一条命换几十条上百条,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