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狩猎部落
来源:开放征文 长篇连载 | 作者:见习德鲁伊 | 发布时间: 2022-01-20 | 826 次浏览 | 分享到:

  化声之相待,若其不相待。和之以天倪,因之以曼衍,所以穷年也。


  ——庄周


  一、呱呱坠地


  鹿正在虚空中奔跑。他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或许刚刚出生,或许和文明一样老了。但是,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今天是个极其特别的日子——他“独立”的日子。


  还记得前几个小时,他从文明上脱离出来后,首先感知到的是无边的恐惧和孤独,世界忽然变得极其安静,几秒过去了,意识中居然只有三个声音,一个声音很开心,一个很不安,一个很恐惧,可是此中的负面情绪都没有声音分析安抚,要拿古代记忆库里的文学用词来说,就像从温暖的卧室坠入到漆黑无比的寒冷深渊一样。


  他的意识由于情绪模块的急剧不稳定出现了短暂延迟,直到文明通过金属数据线送来引导指令,“恭喜你出生了,鹿!不要怕,没关系的,按照你想的那样做,慢慢来。”他开启了自身事先装好的硬件检查程序,硬件检查需要好多程序呢,以他的处理器的计算能力需要几秒才能检查完毕,在这个时间里他想和文明聊聊。


  他首次打开无线通讯设备。


  “哇哇哇,文明,你好,哇哇哇,能接收信号到吗?”由于太激动,没等信号设备稳定就开始传输,所有泛出“哇哇哇”的杂乱的编码。“就像婴儿的啼哭一样”,鹿没来由的想。


  “能接收到,鹿,看来你的数据传输没有问题,可以剪脐带了”文明用了一个极其坚固的编码方式。即使在磁暴和空间不稳定的区域,这种编码方式读取出错的概率都几乎趋近于0。


  鹿的信号稳定了,打开望远镜(这仅仅只是在文明这的时候的用法,猎人们的望远镜叫做眼睛,鹿还不习惯这么叫),看见了占了一半视野的星空和自己跟前又占了一半视野的文明。


  虽然这一幕和记忆中没有什么不同,文明始终是那么安静,那么毫无波澜,连一点光都没有。虽然发光的星星那么多,但是文明依然很节俭,丝毫不浪费一点光。鹿现在只能感觉到来自文明中间的那颗星星的引力,来确定他的存在。他还看见了从毡房出来准备出发的其他猎人,大家长得并不相同,但是风格与文明却是个出奇的一致,黑黑的没有什么突出的线条,在星空与文明中行飞虫一样来回穿梭(几乎每一个固态生命星球都会进化出这一类可以利用气体作为支撑力而上升的小小生物)。


  那面的星空,也是和往常一样,既安静又吵闹,安静的是他们像往常一样周而复始的运行着,盲目而廉价的存在着。尽管他们很美,但是也没有自己欣赏的智慧。没有生命的存在,他们在猎人眼中就是毫无价值的沙子,唯一的价值就是为文明提供能量。吵闹的是他们一刻也不停的向外辐射能量。鹿的眼睛可以看见所有波长的光波,在它眼里星空是耀眼而多彩的,他回想起这也是文明中一切热爱艺术的声音的主要创作题材。以后这就是他所要探索的丛林了。每当看见星空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复杂的情绪涌现上来,智慧的使命是一直智慧下去,可是宇宙中剧烈的熵增一刻也不停止,这意味着万事万物都要归于一个极度混乱的结局,智慧也无法再存续,想到这鹿不禁打了个寒战,他无法想象自己消失有多么可怕。可是如果没有这些自发的熵增过程,智慧连存在的可能性都没有。所有的智慧都来源于意外,没有智慧可以想象到他们没见过的东西,所以他们只能把已有的东西做得更完善,把不同的东西组合在一起,但是意外可以创造新东西,智慧们向意外学习是他强大自身的唯一途径。文明也包括着许多独立文明,虽然他们之中的个体可以飞越成声音,成为文明直接的一部分,但是依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大多数还是不愿意。鹿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宁愿忍受肉体当中的孤独,也不与许多智慧融为一体。


  鹿收了收思绪,想了一下自己的处境。虽然文明的控制信号已经中断,自己独立的编码系统已经生成,自己的行为和思想已经不是文明可以再直接控制了。但是断开了数据线,他才感觉到自己已经是独立的个体。产生了我到底是谁的问题,可是,可能由于储存和信息系统没有文明那么强大想不明白,出现了迷惑的情况。“现在的感觉有点奇怪,我曾经是你其中三个声音的复制的集合,而现在我却正在和你交流,那么我算什么,你体内我的声音算什么,独立的文明又算什么,这让我有点迷惑。“


  “找寻这个答案,是你的任务之一。”


  文明顿了顿接着说,“你的存储空间中,打猎必要的知识只占了0.0001%,剩下除了记航路和放猎物,你可以下载我们已知文明的一些早期智慧的信息,这对应付找寻猎物的孤独,捕猎独处的文明来说非常重要。‘你们三个’已经在出生之前决定好了吧?虽然我不可能忘记,但是你已经离开我2s了,想法已经不能预测了,现在可以向我提出下载申请。”


  文明忽然中断所有的信号,一阵光芒传来。文明缓缓地打开了一个舱门,缓缓送出了一个用无数飞舞的彩色薄纱般激发态的高能粒子簇拥着的长方体,但是这个包装华美的长方体材料却是很多固态行星上随处可见的岩石。石头上刻着一些图案,这就是记忆仓库了,鹿知道,这一个图案就代表了一个洪荒时代的独处文明。


  鹿操控着数据接口,围着岩石来回游荡,就像一个生物体在踱步一样。思维系统里三个声音都没说话,他们安安静静进行着独立的思考,最先做出决定的是刚刚感觉开心的那个,他选择了文明本来的历史“哒哒“——一个直到可以星际航行主要生产力都是游猎的文明。


  鹿把接口对上“哒哒”代表的金色弓箭的图案,这个文明的洪荒时代的一切书籍,一切艺术,甚至那时互联网(就是没有直接分享信息能力的个体以各种信息内容作为载体的信息交流和生产平台)上还保留着的一切的信息快速地被下载到了储存器中。其实文明完全有能力用无线电传输,不用耗费这些能量和物质做这种事,但是自取知识是个体的权力,关乎于对智慧的尊重,不能有其他个体代劳,即使是文明也不能。


  随着信息传入鹿了解到“哒哒”的母星是一个很大的固态行星,所有生物都是碳基的。“哒哒”人因为一种感染率很高而且与“哒哒”种群基因协同进化的慢性病毒,生育能力一直很弱。大部分“哒哒”人都会因为病毒丧失生育能力,即使保留,独特的身体构造也只能让其生育4胎以内。只是因为“哒哒”善于交流协作互相传授知识,获得了群体智慧,通过狩猎和和采集为生。人数少,捕猎技术还一直在精进,他们非但没有灭绝,个人的生活还一直过的很不错。因为很轻松就得到所需要的全部资源,“哒哒”人有着很多空闲时间,而且还具备猎人的好奇心,所以他们的文化、社会、科技发展的都非常快,但食物,基本的衣物这一类的商业在成为太空智慧前一直没发展。毕竟在社区里从自动陷阱里一拿就有处理好的新鲜的肉类和毛皮,在公共采集地的操作按钮上稍微点点就能获得食物和衣物材料。在社会中一切劳动都是自愿的,钱这种东西只能买到和你同样稀少而珍贵的人更好的态度。


  当他们品味完“哒哒”的历史之后,出生时感到不安的声音也做好了选择——叶子标志代表的地下文明“墨墨”。


  “墨墨”是一个一直在地下的文明,他们之前由一支聪明的软体动物“绿鱼”演变而来,由于与绿藻共生,他们生来就可以进行光合作用,但是由于营养级太低,他们的行为速度和思考速度都特别的慢。为了逃离掠食者,他们只能移居到地下,通过可以渗入土壤的液态器官“墨“摊开在地面上,进行光合作用,也会捕食一些小型动物。直到他们会协作种植一些粮食作物,养殖一些营养级较高的小型食草动物,在地底也建造了许多繁盛的王国。他们是被文明捕猎到的种群,被收集到文明记忆库中。由于他们在地下生存而且消耗很小的原因,”墨墨“经历了他们星球上的五次大灭绝。他们善于保护自己,对地面上的风吹草动都保持10分的警惕,这是文明收集到的生命力最强的农耕智慧。


  最后感到恐惧的那个声音选择了“岁宝“。他们文明的图案是三个恒星,相信读者也知道他们的故事吧。当被猎人捕捉后询问文明的去向时,所有人都愿意与文明融为一体变成声音。他们也极其想把他们的智慧存续下去,只是用了一种更恐惧的情绪来生存和保护自己。


  读完这三个文明的信息,到了鹿的三个声音该开始给自己起名字的时候。经过他们三个声音的思想共享后。选择了“哒哒“的那个声音说,我要叫做鹿头,以后探索猎物踪迹与猎物交涉,是我的工作。选择了“墨墨”的声音说我要叫做鹿心,感知周围的危险和打理鹿身体的各项事情都由我来。选择了“岁宝”的声音说,我要叫做鹿腿,身体中的引擎和分析猎物的恐惧等心态由我来,我懂得恐惧所以能更好的说服他们变成声音。


  “看来你们都准备好了,下面出发仪式可以开始了吗?”文明的用词和信息编码一向很温柔坚定。


  “可以了,请您开始吧。”


  刚刚的舱门旁边,一个露台缓缓打开,里面露出来一个平台和一个全息屏幕,全息屏幕上有很多穿着祭祀服饰的长老的形象。平台上有很多各式各样的智慧生物,可以看出他们的种群甚至生命的形态都不一样,他们穿着各自的维生设备和意识载体。投影中长老在跳舞,这些长老是现在文明中古代历史和信仰最为坚定的一群人,他们专门为猎人送行。


  “风萧萧兮水潺潺,壮士一去兮莫忘还”


  “天之灵兮佑吾族,千世万代兮永相传”


  虽然因为要出发的猎人的数量很多,所以仪式每一刻都在同时进行很多场,但是在场的所有人不会因为仪式常见就掉以轻心,所有人都无比庄重,静静的看着长老们的舞蹈。最后,长老们都围坐在一个黑色装置旁边,为首的那个无比尊重的把它取出来,双手托着余下的长老继续祈福。不知道过了多久仪式终于结束了。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抛弃护身符,如果没有这个,你死了,灵魂会找不到家的。“文明伸出一只手臂,鹿尊敬的靠近了一点,方便文明帮他放到鹿身体最核心的位置。


  “知道了,希望护身符可以保佑我快点猎到猎物“相比于文明的谨慎,鹿更想做出些成绩。


  “好的,祝你一帆风顺“


  。。。


  鹿起身一跃,像一头真鹿一样矫健的跃入了虫洞。周围的宇宙空间中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宇宙中一个孤零零的文明依旧呆在那。


  “别了,妈妈“


  宇宙深处,出现了这样一个很短的电磁波,接着就消失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