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K619星球遗民日记
来源: | 作者:胡晓霞 | 发布时间: 2020-02-21 | 2589 次浏览 | 分享到:
《K619星球遗民日记》作者:胡晓霞

  星历5056年5月17日星期五天气大雨速度446米/秒

  我应该是生病了吧,虽然我是不可能生病的,可我就是觉得全身没力气。按中国农历来说,星历5056年是丙寅年。丙是指光明复苏,万物都沐浴在炽烈的阳光中;寅是指草木迎着春阳从地面伸展生长。看,这是不是很有希望的感觉?357年来,我在地球上也经历了好几次战争,但为什么毁灭之战没有发生在地球上?为什么地球人可以这么快乐,可以脸上带着笑容?而我,我们琉璃人就注定会流离失所?

  星历5056年5月18日星期六天气雷暴雨速度446米/秒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都生活在海底,大鱼背负着我们在无边的黑暗中慢慢潜行。那些大胆的人们偶尔会看到其他美丽的星球,而那实际上并不是星球,只是和我们一起生活在海底的大鱼的眼睛。我一直想着这个梦,因此赖在床上不愿意起来。当我正在床上伸展着十六只触角时,突然就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按理说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我家的。不知怎么的,我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果然,开门以后我就发现了这张纸条,上面写着:

  星历5056年5月19日星期日天气小雨速度446米/秒

  昨天的密码信是有人跟我恶作剧吗?我隐隐约约好像知道答案,却又不敢确认。这套猪圈密码还是我刚来地球时随手写的游戏,共济会的家伙们看见了觉得好玩就拿去用了。实际上它根本都不能算是密码,因为真的太简单了。只需要把26个字母画在格子里,像这样:

  于是每个字母相对应的图形就是:

  可如果是恶作剧的话,为什么密码内容会是HUIJIA?回家,我的家还能回去吗?

  星历5056年5月20日星期一天气阴速度446米/秒

  有人在跟踪我,在我上学放学的路上,我都能感觉他冰冷的眼神。此刻他就站在楼下的大榕树背后盯着我。不管我在干吗,他的气息都像一只黏腻的虫子匍匐在我身上。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唯一能够确认的是他也不是个地球人。

  星历5056年5月21日星期二天气小雨速度446米/秒

  我和他,不,是她,终于还是见面了。其实我幻想过很多次再见的场景,可都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形。原本准备的喜悦、拥抱、温柔的话语居然都没出现,在她,也就是我亲爱的姐姐,居然不断控诉我毫无作为,我想也许我该委屈地哭一哭。然后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一串一串的,没有一点温度。

  星历5056年5月22日星期三天气阴速度446米/秒

  今天上课又走神了,老班一连叫了我五声我才听见。放学后,张小木和李文希陪我在操场走了一圈又一圈,我没说什么,她们也就没有追问。张小木经常说我们三个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就算以后去了不同的高中也要继续当好朋友。我总是觉得好笑,这么小的小孩儿说一辈子的话,都还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呢。我几乎都忘了,在琉璃上,虽然我1057岁了,但我也还是个小朋友呀。

  星历5056年5月22日星期三天气阴转小雨速度446米/秒

  姐姐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我没说话,她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她哭着说我忘记了身上的责任。我怎么会忘记呢?可是琉璃已经不在了,拍下的照片也只是它357年前的光波抵达地球的映像。她说琉璃在毁灭前派出了七支舰队向宇宙中的高等文明求救。目前只有她还活着,而且阴差阳错地来到了地球。临行前,瓦拿瓦绒长老根据量子计算机的计算结果,已经算出了各种命运的可能性以及应对办法。现在,就是我们按计划复兴琉璃的时候。可是我怎么下得去手啊?

  星历5056年5月23日星期四天气阴速度446米/秒

  以前看见张小木哈哈大笑的时候,我心里总会生出一个黑暗的想法,希望毁灭的会是地球。可是当姐姐真的让我毁灭地球的时候,我却犹豫不决了。如果地球真的毁灭了,张小木怎么办?李文希怎么办?老班怎么办?初三二班的同学们怎么办?泡桐树初中怎么办?琉璃的毁灭是为长年的战争付出了代价。如果地球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他们持续战争,不断掠夺自然资源的话,那么他们的毁灭不会让我觉得惋惜。可是这357年来,我遇到了多少张小木和李文希啊,有他们在,地球只会越来越好的。现在为了复兴琉璃,充满希望的地球就应该牺牲吗?

  星历5056年5月23日星期四天气阴转小雨速度446米/秒

  姐姐说我们必须得推动地球自转,当地球自转速度超光速以后,地球的质量就会无限增大,不管是人类、动植物或者地球本身在这样的加速过程中都会灰飞烟灭。而我和姐姐就可以趁着到达临界值的时刻开启时空旅行。老实说,这样的想法太冒险。可是姐姐认为就算只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也值得尝试一下。我挣扎了很久,终于对姐姐说不,因为我们明明都知道还有别的办法。

  星历5056年5月24日星期五天气小雨速度446米/秒

  今天我到学校跟大家道别了,张小木和李文希抱着我大哭了一场,就连老班的眼睛都红了。我说大家别哭啊,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我就是转个学而已啊。可他们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张小木硬要让我留个通讯地址,说等我到了新学校就给我写信。我没办法,只好随口捏造了一个。一直到姐姐来学校接我的时候,大家都还站在走廊上朝我挥手.再见!璨璨!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