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按钮文本

全网作品皆为原创

免费发布免费推广

专注专业欢迎光临

全部作品分类
黑色虚拟
来源: | 作者:哈拉克斯 | 发布时间: 2020-02-21 | 2489 次浏览 | 分享到:
《黑色虚拟》作者:哈拉克斯

  一辆重装坦克的炮口对准了一群手无寸铁的平民,外围的天眼计算击杀数,与精准落点,炮手富有经验地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开火,一片飞舞的残肢尸骸扼杀了本应的哀嚎,人群四散,更加麻木的人们呆望着亲人的一只胳膊或者是碎成一半的头颅。

  天眼毫无波动地记录这一切,传达至城市中央的魔眼系统中,根据坦克成员的各方表现进行评分,对于藏匿于战争机械内的士兵而言,这只是一场游戏,奖励是战后的金钱。

  在这无处不在充满铜臭味的世界里,金钱至上的理念贯彻人心。

  机枪手扣动扳机,杀戮在他手下继续着金属气息的杀戮,履带无情地碾碎了一些跪倒在孩子身上想用身体去阻挡的父母,这……也计算入评分。

  一发从暗处发射而来的导弹将坦克炸成了几块四散的废铁,连同着包括坦克内几张紧紧盯着评分表的士兵贪婪的脸。

  断裂的大楼顶端出现了一抹娇小的身影,她挥舞着一面编织“公平”两字的旗帜,她冒然的出现迎来了几道冰冷的天眼目光,迎来了一唆各式各样的子弹,在硝烟战火中燃烧青春热血的女孩从步入战场时就戛然而止,密集子弹撕碎了她的身体,像一块不断被重拳击打的花瓣,撕得粉碎,这个世界不允许她留下一声短促的呐喊,她落下了,连同那面她亲手编织的公平旗帜。

  “咚!”女孩的尸体与地面的亲密接触,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轻响,旗帜盖在了她的身上,如果画面能定格在此,远处的地平线会有一抹逐渐落下的夕阳余晖,她的眼睛仰望着2096年的天空,战车的铁轮无情地连同那面旗帜碾断了那具娇嫩的躯体,撕碎了最后一点浪漫。

  车轮卡主了,驾驶员踢开了车门,只见一个机器人暗骂了几声,跑到车轮旁拖出那具认不清原样的骸骨。这些补救措施导致的拖延使得它损失了一百一十点分数,那是一百一十点能量币。

  “该死!”机器人富有人味地咒骂。

  一个枪口平静地架在了废石上,“砰!”

  子弹滑过的轨迹交叉于机器人弯下腰的动作,原本炸碎的是他的头颅却只是射断他后颈上的一根红线。

  “妈的!”机器人动作敏捷地翻滚一圈,躲到了战车后方,它眼前那片漆黑的世界中出现了一个任务目标:寻找隐藏的杀手,分数:一千。

  机器人从掩体中探出个金属脑袋,红外线扫描的红光不断闪烁,那名杀手十分狡猾,竟然懂得藏着自身的体温,那片漆黑的黯色世界出现了短暂的火光,射断了机器人脖颈的第二根红线。

  它缩回了掩体内,“请求天眼,请求天眼。”

  “请求通过,扣除评分五百,进行地形探测扫描。”

  两块地形整合对比的探测图清晰地出现在机器人眼里,忽然,传来了一阵杂乱的闪动,画面撕裂成一片若有若无的雪花,“怎么回事?”机器人敲击金属脑袋,那片雪花消失了,画面重归黑暗寂静的世界,机器人不管不顾地从掩体内翻滚而出,它势必要得到那一千分数弥补损失,它动作敏捷得宛如灵猫,闪开了两发子弹后,趴在了一片倒塌的石墙,“我看到你了!”它扔出一块地上随处可见的破衣服,吸引了一发子弹后,从掩体下猛然站起。

  一声枪响!

  那头长满泥鳅触须的可怖怪物头颅来不及品味死亡的味道,应声碎裂。

  “叮铃”一千评分入账。

  雪花又一次出现在机器人眼里,漆黑的浪潮逐渐褪去,机器人又一次拍打脑袋,但这一次的效果并不显著。

  一片刺眼的白芒闪过后,机器人伫立在了原地,它茫然地看见怪物脱去了黑色外壳,这世界回归到它即熟悉而又陌生的轨道。

  那是一个小女孩,她的头仿佛是高空落下的西瓜,红与白的混迹颜色像一朵黑夜中绽放的昙花,身旁是一杆比她身高还高出十公分的长枪,枪口冒着白气,鲜血如红蛇蔓延至机器人脚下。一位老妇蹒跚走来,她的眼睛倒映不出半丝光彩,绝望地抱起了死去的小女孩,不顾那颗令人作呕的破碎头颅,白色的脑花流入她的怀中,显得无助。

  “嘿!”机器人上前走近一步,雪花频繁地出现,世界在漆黑与白色之间不断切换,它看见了老妇人捡起身旁的长枪,它看见了她有一双流尽泪水的碧绿瞳孔,通红的眼眶与眼角的泪痕像是无声地控诉一个杀人犯。

  瞄准,举枪,凝望。

  “叮!”扳机清脆的声响,枪口冒着白烟。

  老妇人扣动第二下扳机,第三下,“啊!”第四下,“啊!!”枪膛内没有子弹。

  “砰!”

  远处一颗子弹结束了老妇的无望,她倒在了小女孩身旁,声音埋没在剧烈的火炮声响,成了战场毫不起眼的点缀。

  机器人转过头,它瞧见一位同类比划出“五”的手势,那代表着五百分。

  “这是什么地方!”机器人嘶吼着,不远处走来的同伴无奈地耸了耸肩,回答道:“这是一场游戏,我们在第三战区,嗯,你有一辆不错的战车,组队吗?”

  机器人望向那一大一小的两具尸体,又望向天空呼啸而过的几架运输机,一队队机器人从甲板上快速跑动,加入到这场游戏。

  “这不是游戏!”机器人怒吼,殷红的血凝聚在尸体下方,像两双蠕动的手,抓住了机器人的脚裸,操控着它抽出手枪,对准背对它的同伴头上开了一枪,第二枪瞄准了刚刚转身警戒的机器,它来不及射出第三枪,密集的火力网把它撕扯成一地废铁。

  他醒了!重重地摔倒在名为“现实”的地面上,他挣扎地抽出后脑勺的管道,瘦弱的四肢在布满废品的肮脏地面上爬行,他背靠着墙角才能坐起,仿佛是有一场寒流,穿过了先进的城市隔温屏障,穿过简陋的暖气设施,穿过了每一寸皮肤和骨骼,吹入他的心底时,冻结了他的血液,他听见牙齿打颤的声音,无处不在的冷化成一只大手抓住了他。

  这是他,艾诺。

  他强烈地意识到,那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杀戮继续,存在于他的记忆力,存在于现在,存在于未来。

  时光开始倒退。

  十年前……

  面无表情的中年女人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艾诺。”

  “从资料上看,你破产了?”

  本想挺直腰板保持曾经小老板一丝风度的艾诺,弯下了腰,回答:“是的,我负债坐了两年牢。”

  “恕我冒昧,我想问,为什么要到我们这里寻求失业福利?”

  “呵呵,两年的时间,这世界变幻太大,让我感到陌生,我以前那些赚钱的伎俩全过时了,夫人,请问如果您是我现在的处境,您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吗?”

  “我会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需要参与一个计划,要求你每天参加十五小时的游戏,这不是工作。”

  十二年前,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注视一个新闻:股市崩盘,破产者数不其数,共计发生一百二十一起自杀事件。她望向愁眉难展的丈夫,问:“亲爱的,看,这影响到你的生意了吗?”

  “有一点。”鬓发逐渐泛白的中年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他抱起啼哭的小女儿,她有一双遗传至母亲的金发碧眼。

  十年前……一则新闻,科然公司最新研制,战区世界今日全线开服,这有助于带动经济复苏,解决大量失业问题。

  艾诺进入了新世界战区,那是属于梦境里的鸟语花香,每一份触感真实得与现实别无二致,他可以在每一处虚拟天堂中享受、挥霍时光。天堂内有曾经艾诺无法抽空旅游的各处美景,他可以去见证每一个历史时刻,消耗的是他的分数,分数需要他进入一片黑暗的各大战区,他沉溺于杀戮带来的快感,那一颗颗子弹穿过漆黑泥肉体时,迸发出来的黑血,如滑裂丝绸般美妙、奢侈。

  他沉浸,沉迷,从此以后以后颓废和消极与他如影随形,他不再踏出房门一步,生活用品由集团负责,他只需要每天保持十五小时的战区活动。

  八年前……冲突愈演愈烈,冲突的原因是集团每一次对法律规则的篡改导致会有一批商人“违法交易”,冲突的一方来自被集团以各种“正当”理由冻结大部分财富的中低阶级,游行、逮捕、镇压,经常发生在每一颗有人居住的行星上,冲突达到尾声演变了一次又一次战争。

  金钱至上的年代,财富代表了每一个人的价值,集团正在剥夺他们含辛茹苦赚来的每一点能量币,用修改律法的权力榨取本应合法属于这些商人的财产,数个领域内上百年积累的财富足以让集团政府上下一心化身成贪婪的秃鹰。

  曾几何时彬彬有礼的人们举起了枪械,标志“公平”二字的旗帜一次次在断壁残垣上树立,一次又一次地折断在枪炮火焰之下。

  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唯一留给女儿的遗产是一杠狙击枪,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甚至来不及跟家人说声“再见”。

  小姑娘握紧留有父亲余温的枪,冲出了几块钢板搭成的小窝,她潜伏着,躲避头顶上一颗颗四处寻觅的天眼。

  她瞄准了一个敌人,它刚走出战车……那一刻天空蔚蓝如镜,倒映出两片不同的天地。

  “砰!”

  记忆中的枪声化作一记重拳击打在艾诺的心上,他曾咽下蒙冤,咽下了流离失所,咽下了任人摆布,咽下了麻木,咽下了颓废,这一瞬,他曾咽下的一切从他的喉咙喷薄而出,过往一幕幕击杀怪物的喜悦化作每一张被他亲手撕碎的女孩儿的脸。

  艾诺想起来了,她有一双碧绿的眼睛,和一头灿烂的金发。

  在那片无尽的自责和负罪感包裹下,艾诺寻到了包装箱上早已模糊的集团LOGO,他狠狠扔出了一个瓶子,“不!挨千刀的骗子!骗子!”

  “我会揭露你们吃人的嘴脸!”艾诺锤着破烂的墙壁,掉下了一层层腥红的斑块,他暗暗发誓一定要用毕生去弥补过错,用一切代价去推翻那虚伪残暴的寡头集团。

  与此同时,那片漆黑世界出现在一双眼睛里,倒计时映射在右上角,时间只剩一分钟零二秒,它踢开了破旧的大门,在它眼前,一条黑暗的走廊边是各种令人作呕的流质黑泥。

  机器人走得很快,时间紧迫,一条免费的提示路线出现在它的智能光屏前,目标离它的距离只剩下了二十一米,穿过了长廊,用力推开半掩的木板,抽出腰间的手枪。

  距离:三米。

  奖励:三千分。

  时间:三十六秒。

  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

  艾诺靠着墙角站起,他张大了嘴,注视眼前的机器人,忘记了思考。

  长满泥鳅触须的可怖怪物摇摇晃晃地起立,右臂伸出了利爪。

  机器人平举手枪,暗叹三千分到手得挺容易,它富有礼貌地说了句:“晚安。”